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雪爪鸿泥

一声声,如歌阵队;赐我膀翼,何惧迁徙;蓝天当纸,抒写"人"字.,

 
 
 

日志

 
 

夏夜绵绵雨,怀念母亲时【原创】  

2018-07-08 03:12:44|  分类: 原创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怀念我的母亲【原创】 - 雁鸣草清 - 雪爪鸿泥
       母亲生于1947年1月8日,病逝于2016年3月26日,终年70岁。在 母亲去世两年多的时间里,很想用文字和她说说自己的心里话,但敲击键盘的手指是那样的沉重,视乎所有的语言都是那样的苍白。是的,母亲对于儿子的爱确实是能让所有的语言苍白无力的,就这样慵懒的思念着,偶尔家乡的风物飘过脑海,会激起述说的涟漪但一想到对母亲的追忆都道不出,别的还有述说的必要吗?岁月就像一把无情的刀剑时刻雕刻着世间变幻的容颜。古人说“人事有代谢,往来成古今” ,寒来暑往,京城夜雨是该说说我的母亲了。
      在我幼年的记忆里母亲是勤劳善良的,家里贫寒但她总是将粗糙的盆盆罐罐檫的曾明瓦亮,就连锅台边铺砌的黑褐色薄片岩石,都被她檫试的如墨玉般光洁。我儿时愚笨记得母亲让我拿着石笔握着我的小手在连着炕的锅台上教我写字可我总是学不会,送到学校幼儿班可能老师觉得我什么都不会也懒得理我,她只教别的孩子我是来去自由,升一年级时别人发新书我却没有,我愤怒记恨乘着中午没人的时候,把嘲笑我同学的新书偷回家,被母亲发现后好一顿教训并对我说“虽然我们家条件差,但不是我们的东西绝对不拿,小时候偷针偷线,长大后偷米偷面,不学好那行,再见你拿别人的东西,拿针扎你的手”。为了给我买平生第一支铅笔,母亲翻遍了所有的箱柜抽屉一共找了三次才凑够6分钱,当我拿到那根铅笔别提有多高兴了,粉色的笔杆上画着有几个小孩,转动笔杆好像上面的小孩也在动,我将它装入衣兜日夜不离身,可还是在冬天里一次帮母亲钻下地窖挖山药和萝卜时掉落在地窖的泥土中了,第二年开春才被翻了出来。在母亲的眼里自己的孩子是最优秀的,他并不比别家的孩子差,她的慈祥的目光,无声的鼓励给我自信,给我力量,母亲是我们生命里第一位老师。
      那时家里人口多大队分的粮食总是不够吃,寅吃卯粮是经常事。父亲给大队放羊整天在外,春天里母亲做饭的 柴火多事带叶的湿柴,她爬在灶火门不停吹熄灭的炉火,弄得满脸像唱戏的花脸似的。她上地干活回来在田间地头拔点野菜什么石鸡菜,白粮叶添补粮食我总觉得新鲜好吃  ,记得有一天早上我没赶上吃早饭就上学去了, 母亲可能是怕我饿着在我上课时 ,她敲开教室门将一个在草木灰里烧熟的白面饼(我们当地叫裹嚼)用毛巾包着送给了老师,  教室里的同学们都笑了我感到很害羞,回家就埋怨母亲不该在我上学时到学校找我让同学们笑话,母亲笑而不答。长大后才明白那时一个白面饼的珍贵,才为自己虚伪的自尊感到自私羞耻,记得我8岁那年妹妹出生了,母亲营养跟不上奶水不足,家里也没钱买奶粉妹妹夜里饿得嗷嗷待哺,母亲拿锅勺在木炭火里将白面调成浆糊加点白糖,用小勺脍一点在嘴边吹不烫了喂妹妹的情景,可知白面在当时的价值与生活的艰辛。
         长大后我离家在外很少回家,回去后母亲总是给我做好吃的,给我聊不完的家常,离家时到车站送我,我总说:“妈、你回去吧”。她却不走,车都启动走了透过车窗还能看见她伫立的身影。也听妹妹说在我当兵的日子里母亲留下过思儿的泪水,她觉的我身体柔弱是因为我小时候没奶吃常常感到愧疚自责,其实真正应该愧疚的是我这个做儿子在她生病期间没有时间在她身边尽孝。
       2013年母亲患垂体腺瘤1月16日弟弟陪着来北京协和医院进行手术治疗,那是母亲第一次离开家出这么远的门,我还记得那天下午在做检查前我和母亲坐在协和医院老楼门口的长椅上,母亲拉着我的手说“雁,甜甜(女儿名)也长大了,你们再要一个儿子吧,他们长大了好有个伴”,后来儿子就在这一年出生了。在她住院的日子里我与妻子,女儿去看望她精神很好,看着女儿扶着她奶奶在走廊里散步,我感到好温馨。她还惦记着等病好了给我看孩子,可事实上手术回家后,身体确是一年不如一年。经常打电话催我回家直到她的记忆模糊。
        2016年3月25日星期五的上午,我正在上班大哥打来电话说母亲呼唤我,想跟我说话,我虽然感到意外但还是在电话了呼唤母亲,她也在电话那边喊着我。2016年3月26日中午大哥打来电话伤心地说:“妈刚才不在了......”。我终于明白昨天发生的意外惊喜,不过是母亲回光返照的表现罢了。
      我比较喜欢《雁南飞》,《鸿雁》这两首苍凉而抒情的歌,或许自己的名字里有雁字,或许自己的生活也和鸿雁南来北往为养家糊口迁徙着有关,但最重要的还是年少时和母亲在一起看天空飞翔的声声雁阵有关,记得那年春天我和母亲在南仡佬山岩下的沟谷梯田里给栽种的西红柿、灰灰白施肥,捉虫子,天空中雁叫声声!一字排开把春归,我和母亲看着天空,母亲说:“看大雁带着他的孩子们回来了”,“妈,大雁住在哪里呀”我问,“当然是住在大山里啦,傻孩子”母亲笑着说。我也记得那年秋天我和母亲在西棱埂的田地里收红薯,天空上雁叫声声!人字排开向南飞,我和母亲看着天空,我说:妈,大雁还会回来吗?”“会回来的,等到开春暖和了,它就带着它的孩子们回来了”母亲说,2016年阳春三月,也应该是大雁北归的日子,我带着孩子们全家都回来了,但母亲却去了,天空上空荡荡的,鸦雀无声。2018年7月8日雨夜写于于北京
        夏夜绵绵雨,怀念母亲时【原创】 - 雁鸣草清 - 雪爪鸿泥
  评论这张
 
阅读(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