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雪爪鸿泥

一声声,如歌阵队;赐我膀翼,何惧迁徙;蓝天当纸,抒写"人"字.,

 
 
 

日志

 
 

我的姑姑们【原创】  

2015-02-07 02:19:58|  分类: 原创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的姑姑们【原创】 - 雁鸣草清 - 雪爪鸿泥
    中午给家里母亲打完电话后妹妹在电话里说:“二哥,刀把口姑姑夜来(昨天)不在了,走的很突然吃完早饭还在院子里晒太阳唻,谁知......”。 “啊,姑姑也是八十多乃人啦,又一个姑姑不在了,唉!”我不免伤感起来。在北京曾听过中国劳动关系学院一位女教授的讲座她说,现在的小两口为什么都愿意让姥姥给自己带孩子,因为在当今人情淡薄缺乏安全感的时代里,人与人之间最可靠的关系还是是血缘关系。我很认同此说法,尤其是姑侄之间的血缘亲情,是那样的微妙神奇你和她也许相隔千里,也许从未谋面,却早已心灵相通亲如一家。或一日见面了你自然就会姑姑长,姑姑短地叫个不停,而此时姑姑们脸上皱纹里都是温情与笑意。真可谓“自家的孩子会说话”也许姑姑的身上天生带有本家的血脉具有母性的慈爱,总之姑侄之间的亲情与舅甥之间的亲情是不大相同的,哪是一种说不清楚,道不明白的先天感觉。我爷爷兄弟六人,膝下有八个女儿,也就是说我有八个姑姑。我的爷爷排行老三,我有两个亲姑姑,大姑姑嫁到马韂岩冯家,视乎在我没出生时就因病过早地去世了,小姑姑嫁于刀把口李家,原先也在刀把口村住,因为在那个讲究成份的年代常受批挨斗,被迫随姑父迁往河北赞皇老家,李氏乃赞皇望族大户古今名人辈出,想来可以不再受罪享福了。怎奈姑父去世的早儿子不孝,姑姑夜里抹黑去表姐家时跌下石桥摔折了腿,几年后的一天一个河北放羊人到山西才告诉父亲他们,我的小姑姑已不在人世了,说是他的孝顺儿子们怕火葬,姑姑去世后就偷偷地在夜里埋掉了。总之她的结局神秘的就像一个人失踪了似的不明不白。小姑姑作为自己唯一见过,并多次看望交流的亲姑姑,期间亲情往事,音容笑貌历历在目在此不表,也不想多提此不能释怀之事。
我的姑姑们【原创】 - 雁鸣草清 - 雪爪鸿泥
       在此想重点说说我刀把口的姑姑,刀把口的姑姑是我五爷爷家的女儿,五爷爷有两个女儿,另一个嫁到河北邢台,亦是过早就离开了人世。因为家乡三教河村与刀把口村是邻村只有二三里路程,父母与刀把口姑姑家走的很近,刀把口背依虎寨岭是通往河北的要道,父亲年青时翻山越岭往河北扛木材,买粮食,赶集多在姑姑家歇脚喝水吃饭,我清晰的记得父亲讲有一次他一大早没吃饭就肩扛着一捆小棍,翻山到河北卖小棍(做粉条用的六棱木),到哪里没有卖掉还得扛回山西来,兜里一分钱也没有,扛到羊栏沟实饿的走不动了,想讨要人家一个玉米面馍馍吃河北人都不给,他硬是坚持着把小棍扛上虎寨岭,一下岭到了刀把口村姑姑家,就说饿的不行了赶紧给做饭吃吧,姑姑马上给做了喷香的面条加荷包蛋,他也不知吃了多少碗,反正那饭是他记忆最香的,当然也是他平生饿的比较厉害的一次,那时候每家人粮食都不富裕,姑姑家孩子们又多,要不是自己家亲人谁舍得给你做面条吃呢?姑姑与姑父都是特别精明能干的庄稼人,姑姑操持家务耕种农田,姑父侍弄牲口,在我上学的哪些年父母总是到刀把口姑姑家去磨面,就是因为姑姑家养着能磨面的骡马,也不知沾了姑姑家多少光,给她添了多少累。我在过年走亲戚时,也到过刀把口姑姑家也吃过姑姑做的面条,几个表哥结婚时去吃过酒席,那年姑父生病了在三教河家里输液,我还记得他挂着液体靠着被子说话的样子,谈到表哥考上了大学他脸上露出满意的笑容,一天晚上输完液就不行了,我与父亲找了平车和大表哥一起将他送回刀把口,在上龙堂那段上坡路,大表哥哭着说:“爸,我们回家了....”我在后推着车一点都不沉,看来姑父是愿意回家了,回到刀把口东大洼,将姑父僵硬的身体抬回屋里,大表哥扑通就给姑姑跪下了,姑姑此时已泣不成声。我的姑姑们【原创】 - 雁鸣草清 - 雪爪鸿泥
       后来我离家在外漂泊,与家人都聚少离多亲戚更是少见,最后一次见刀把口的姑姑是我参军探家在去里沙窑老家的路上,姑姑还是那样亲热健谈,人常说近了远不了,远了近不了,女儿在京出生时,刀把口的一个姨姨来帮我们看孩子,说起姑姑都是佩服的样子,说老人家身体很硬朗经常上山扛柴火,打疙瘩。也很乐观常勉励她说:“孩们,熬着哇啊,我不是五十多孩他爹都不在了,这光景还得照样过......”十年八年一场梦,梦里亲人已成空,至今还能想起刀把口姑姑宏亮高亢的声音,她嘴里含着大烟袋边吞云吐雾边说话的样子,她生于1932年,属猴,享年83岁,愿她在另一个世界里依然那么康健,乐观。我其她四个姑姑呢?大爷爷家一个女儿,那个姑姑嫁到了榆次,算是八个姑姑中的佼佼者,据说人长的很精干,也是传说中有故事有名气的人,我叔叔家的孩子都是经她带到榆次安家落户的,我没有见过。二爷爷家就一个女儿也是心灵手巧,八面玲珑的人,嫁在里沙窑,我幼时每年都去,待人也热情。六爷爷家两个女儿,一个姑姑远嫁左权,受公婆欺骂,早年跳崖自尽。一个嫁给长条堰之巅的朝天沟高家,那是大山之上的小山庄原来就姑父兄弟两家人,年前红小哥来说她的孩子都有出息,现在在北京,石家庄两地看孙子,只是身体不太好
我的姑姑们【原创】 - 雁鸣草清 - 雪爪鸿泥
 老家-长条堰村
      我的爷爷们都住在昔阳东部深山处一个叫长条堰的小山庄,按现在知名的说法就是龙岩大峡谷景区的尽头,也可以说是它的源头所在地,那我的八个姑姑也都出生在这里,这里本是一个自给自足的世外桃源,童年时代她们兄妹近20人,和睦相处过着无忧无虑的生活,但她们出身于一个兵荒马乱的时代“任是深山更深处,也应无计避征徭”,幼时饿蜉遍地,野狼成群,刚刚长大土改开始了,爷爷们被划为上中农成份,绑着给昔日的长工干活,批斗,五爷爷还出去要过饭。从小在大山里长大的姑姑们是多么害怕,惊恐!成份不好纷纷嫁人后,艰辛操持家务生儿育女,她们朴实坚强,勤劳节俭,温柔贤惠都有旺夫之相,膝下人丁兴旺,同时每个人的生活轨迹各有不同,悲戚的,叹息的,早逝的,改嫁的、守寡的、每个人都是一部起伏跌宕的戏,都是一篇阴阳顿挫的诗,是一首坚强不屈的生命赞歌,我的姑姑们,我的母亲,以及生长于那个多难时代伟大坚韧的女性。
                                                             2015年2月5日(农历腊月十七)于北京
  评论这张
 
阅读(219)| 评论(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