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雪爪鸿泥

一声声,如歌阵队;赐我膀翼,何惧迁徙;蓝天当纸,抒写"人"字.,

 
 
 

日志

 
 

姥娘的龙王占(一)【原创】  

2014-11-28 19:18:18|  分类: 原创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龙王占 - 雁鸣草清 - 雪爪鸿泥
     家乡三教河北面是龙岩大峡谷景区的唯一出口,放眼北望东西百丈山崖对视而立,蜿蜒的山间公路穿梭而过,东边的红色山体如刀砍斧剁般壁立千仞形成百里长墙,西侧的山体却层层后退形成典型的三级地貌,下面两层是色彩艳丽的粉红色山体到了第三层却变为石灰岩,峰顶部的石灰岩经过万年风吹日晒风化成一排形态各异的奇峰(图中西侧山体在第三层峰首部,距离太远看不清楚),因附近有仙人桥便有人说奇峰为仙人领路,山里的人讲究风水,他们认为奇山异水能给他们带来好运福及子孙 ,听父亲讲当年在七区颇有传奇色彩的里沙窑的地主老财之所以发迹是与赵家老祖宗坟地的好风水分不开的。
龙王占 - 雁鸣草清 - 雪爪鸿泥
 原来里沙窑赵姓先祖的坟地就在村口的南坡上,按古人的说法这是个山高水来阴宅吉地。它位于椽笔垴山北,是为阴;位于窑湾河以南,亦为阴,符合了山之北, 水之南的风水要求。正所谓南山北水,山高水来就福贵不断符合古人五音图宅术有关的五音姓利风水说法,五音姓利是把姓氏按五行分归五音,再按选定吉利方位。赵姓属于音,利于壬丙方位,必须东南地穹,西北地垂。据说此坟地的面山就是峡谷西北山之巅那一排奇异的山峰。
龙王占 - 雁鸣草清 - 雪爪鸿泥

    山峰背后的山坳里有一个小山村叫龙王占,现已无人居住,原来是我姥娘的故乡,对于龙王占村名的由来已无从考证,峡谷里的人一直就这么叫的,我想村名的占字应该是这个岾(zhan)字,它是山岭的意思。群山之上有水人才能安居繁衍形成村落,也许是因为在这大山之顶居然有一眼水井,终年泉水不竭,即使旱年少雨山下河水断流亦是如此,莫非此处真是得到龙王垂爱?  昔阳地形独特风景优美的山村很多,如幽谷盆地,崖居人家之北岩;三河环绕,五峰拱卫之山上;星罗棋布,石门当关之石门,但就个人感觉龙王占村集北岩之幽静,山上之高阔,石门之峻险于一身。

       儿时寒冷冬夜躺在温暖的热炕钻进被窝里,就缠着姥娘讲故事,用昔阳话说叫“叨食瞎(歇音)话”姥娘的故事无非是狐仙鬼怪,善恶报应之类民间轶事,但只要一讲起她的故乡龙王占,即使在漆黑的夜里我也能感觉到姥娘满脸的笑意,她通常是先唱一段赞美故乡龙王占的民谣,内容涉及村貌,民风以及土地的肥美,但遗憾的是我一句都记不起来了,只记得一句是“林黄铺,琉璃街,老婆们穿乃没底鞋”(那是高山之巅与龙王占一岭之隔的另一个村庄),至今还清晰的记得她讲林黄铺人夜里到龙王占偷水遇见妖精的故事,“话说那一年大旱,林黄铺的水井几乎枯竭,不能保证村里牲畜和人们的日常饮用了,有人就常在黑夜里到龙王占去偷水,一天夜里一个人子夜时分出发,到龙王占的龙井里挑了满满一担水在山路上往家赶,走着走着听见远处传来“吼,吼”的呼唤声,他想肯定是也有人和自己一样早早在夜里偷水了,这夜里走山路一个人是有点害怕,可算有个伴了,他也吼了两声算是回音,随着那声音越来越近,他猛然一想不对我在龙井挑水时就我自己一个人,那里可没有见到别人,也没有扁担水桶?不由自主地回头一看,借着夜空星辰的清辉,只见背后不远处一个两眼放着蓝光,有两人高浑身长毛的怪物吼着向自己奔来,他吓的头发直立大叫一声,挑水的扁担瞬间从肩膀滑落,水桶重重撞击在路边的山石上,在寂静的夜里发出慑人的声响,那长毛妖精好像也被这声音所惊吓而止步,就在那一刹那他撒腿就跑,那速度绝对比刘翔的百米冲刺还快,跑到家一推门就瘫倒在屋里门口了”后事如何姥娘没有讲,但有一件事情却令自己至今不解,就是故乡大山里夜间活动的妖精究竟是何方神圣?在老人们口碑相传中类似的见闻很多 感觉并非凭空胡编。自己上小学时就此问题向老师请教,张白小老师告诉我说那其实就是大猩猩,我错听为大星星,当时就信了原来是像西游记里黄袍怪一样天上的星星跑到人间作祟,怪不得它老是在夜间出来吓唬人呢?长大后查看昔阳资料并没有大猩猩的踪迹记载,总之它神秘就像神农架的野人一样让人匪夷所思,疑惑不解。

龙王占 - 雁鸣草清 - 雪爪鸿泥

      真正跟姥娘到龙王占的次数并不多,孩童时代总愿意跟着大人到别的村看看新鲜的东西,在自己朦胧的记忆里大姥舅常到三教河看望姥娘,等我能跟着姥娘去生养她的故乡时,大姥舅已去世那个村子已经没有她的亲人了,所以姥娘总在每年的清明,阴历七月十五、十月一这些祭祖的日子里回到那里去烧纸,祭奠逝去的亲人,表达自己的哀思,通常吴家岩的姨姨结伴通往。有一年清明我陪姥娘前往,过了蛇盘兔口沿山坡向上盘行,面前耸立着百丈山崖,在山崖的褶皱中有一条狭窄峭壁的山路,姥娘双膝跪地向上攀爬,还不是回头照看我这个“小尾巴”的安全。攀登到山顶是一条红砂石羊肠小路,再上面就是像屏风一样屹立的石灰岩奇特山峰了,峰回路转鸡犬相闻,一个小山村就呈现在你的眼前,依稀的院落就着山体而建层次分明,房前屋后桃红杏白繁花盛开,四周是大自然肆意生长翠绿林木,好一派田园风光。

姥娘的龙王占【原创】 - 雁鸣草清 - 雪爪鸿泥

    姥娘先带我到村前山顶的一块平地,此处是埋葬她的父母的坟茔之地,放眼眺望视野开阔,群山沟壑尽收眼底,背靠奇峰绿野不失为风水宝地。但不知是在文革还是在四清的平坟运动中早已荡为平地了,此时刚刚开春田地尚未耕种根本找不到逝去先人坟头了,姥娘只能凭着记忆中的大概位置在此烧了纸钱,我也跟着姥娘爬在地上磕了三个响头起身作揖,此时心里总有一份莫名的伤感与神圣,尽管面对的是一片裸露土地,因为我是姥娘的外甥,姥娘的亲人就是我的亲人,姥娘伤心我就伤心,人们的血缘关系就是这么神奇。

龙王占 - 雁鸣草清 - 雪爪鸿泥

  然后走进村庄,山村里的人见了姥娘都很情切,都叫着我们到他们家里吃饭去,我跟随姥娘到了有一排窑洞的院里,说这就是她家的老屋,但此时物是人非易人居住了,我常想姥娘家的白氏先人最初来之何方?能在山村筑窑洞而居那个时代也算有本事的人家了,吃过饭后我跟姥娘到龙王占那眼水井处参观了一番,在拱券的涵洞水井泉水清澈甘洌,不溢不竭。井边有几口大石槽,里面盛水妇女们可在此清洗衣服,也可供牛羊饮用,石槽一侧凿有小孔用木塞堵住,拔掉木塞脏水流出,便于随时跟换新水。水井旁还有一颗两人合抱的大松树,躯干挺拔如苍龙,枝叶亭亭如盖。在昔阳的村落里古柏古槐不算稀奇,但古松并不多见,它记载着此小山村的历史,多年不见也不知道现在那棵古松现在还是否健在?

    一年一度寒风劲,姥娘已去世多年,转眼到了十月一寒衣节祭祖的日子,怀念她的那份哀思是那么浓烈,又想起了姥娘,想起了姥娘的故乡龙王占,想起她跪着攀爬那段挂壁山路时的身影,以及它老人家到龙王占给先人烧纸钱的情景,在那片没有坟头的田地里祭奠先人时她湿润的眼睛,是那样的凝重,那样的真情,那样的深沉......

                                                                     2014年11月22日(农历十月一日)

                                                                              西棱埂    凌晨3时写于北京

  评论这张
 
阅读(230)|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