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雪爪鸿泥

一声声,如歌阵队;赐我膀翼,何惧迁徙;蓝天当纸,抒写"人"字.,

 
 
 

日志

 
 

西棱埂之田边核桃树【原创】  

2014-02-26 21:32:02|  分类: 原创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西棱埂之田边核桃树【原创】 - 雁鸣草清 - 雪爪鸿泥

    几块弯曲的不成形梯田上覆盖着瘠薄的土壤,以致每年只能种谷黍之类的小粮食,俗语说“重茬谷,不如不”但为了节省出好一点的地种玉米,不得不连年在这里播种谷子。父亲耕地时格外小心,防止田里裸露的巨石碰坏犁铧。与梯田相连的山坡上有几棵粗壮的核桃树,或许是得到了田地里土壤的资阳,茂盛的树冠连在一起遮蔽着炙热的阳光。西棱埂之田边核桃树【原创】 - 雁鸣草清 - 雪爪鸿泥 一、和谐自然

  核桃树对昔阳人民来说是最普通、常见的树种了,尤其在田间地头茂密的一颗颗生长在一起,人们在田地里劳动累了就坐在树荫下休息,顺便向附近干活的村人喊一声:”嗨、老×过来抽袋烟,歇会儿哇”。于是大家就在核桃树下悠闲地抽烟,休息聊天,话题或是今年的收成,或是国家政策,或是家长里短......这时松鼠也来凑热闹,它在树上爬上爬下,在高大的浓荫的树枝间跳跃,欢叫着。梯田、核桃树、松鼠三者有机结合在一起,梯田在生长庄稼的同时也给核桃树生长提供了充足的养分,酥松的土壤,所以田边的核桃树总是长得那么茁壮茂盛,秋天结下如蒜辫似的果实把树枝都压弯了,核桃成熟时都带着健康绿皮,脱掉绿皮露出洁白的核桃如同去皮的龙眼。

西棱埂之田边核桃树【原创】 - 雁鸣草清 - 雪爪鸿泥

西棱埂之田边核桃树【原创】 - 雁鸣草清 - 雪爪鸿泥

      丰盛的核桃果实保证了以它为食松鼠的快速繁衍,今年夏天带女儿到日坛公园玩,她看见在假山间跳跃的松鼠甚是喜欢,其实儿时在家乡我们并不知道它就是课本里的松鼠我们昔阳人管它叫“扫毛”农民对它有一种复杂的感情。因为秋天核桃快成熟时,它成了核桃的天敌,他用锋利的牙齿在核桃上咬开一个小口,里面的果仁就被它掏吃的一干二净,实在叹服它高超的进食技术,或上树把摘下的核桃堆堆藏起来,于是树的主人对它展开战斗,在核桃树的主干上扎上光滑的塑料布或绑上荆棘灌木防止它上树祸害,邻家村支书用火枪消灭它,剥下它的皮毛贴满了大院的外墙。其实它之所以在核桃成熟时疯狂地偷摘核桃,到处藏核桃是在为自己冬季储存粮食。而被它储藏在田间地头和梯田石墙里的核桃种子总会有遗漏的,第二年春暖花开便在此处生根发芽,一颗核桃树苗破土而出了,松鼠在吃核桃的同时也在大自然中播种了核桃。如果一块梯田荒芜了,田边的核桃树便会出现枯枝败叶慢慢老去,核桃果实在没成熟时就容易黑皮早落,松鼠自然也会另谋它处。简直有点“一荣俱荣、一损俱损”的味道.

二、青青核桃树

    如果在家乡找出一种感怀的树种那一定是核桃树。因为那田边地头、山野里、村庄旁棵棵核桃树是家乡人们唯一不需什么投入(不喷农药,不施肥,不剪枝甚至连树下的灌木杂草都不去铲除)秋天就会有丰厚收获的经济作物。高大的核桃树长在那里就连村里最老的人都不知是谁最初栽种了它,长了多少年,记得村里苇地湾废弃的石屋边有一颗老核桃树,抱着主树干几个人才能合拢,它的几个枝干皆有盆粗打核桃时就得找几个在树上技术好的人每个人把着一根枝干打一上午,光是打下的核桃就装十几麻袋。

西棱埂之田边核桃树【原创】 - 雁鸣草清 - 雪爪鸿泥

    西棱埂田地边我们家的核桃树结的果实尤其硕大,每年在白露前后就开始打核桃了,父亲爬上高高的核桃树顶,站在树杈上拿着杆子朝树梢“啪-啪敲打着,核桃就如同下冰雹一样从空中落下,在下落过程中又击打中下方树枝成熟的核桃,来回你打我打它最后一起落到田边树下的山坡上,沿着坡度滚在一起一窝窝的如同鸡窝里的鸡蛋。有的被摔掉了绿皮,裸露着洁白湿润的身体,有的绿皮只掉了一半犹抱琵琶半遮面有的倔强地保持着增绿的外衣。单单在核桃树下聆听打核桃的声音就是一种享受,曾经看过电视台拍摄的一组《打核桃》舞蹈,演员们身带腰鼓。鼓点恰模仿打核桃,脑海中马上就浮现出白居易《琵琶行》中关于对声音的精彩描写“大弦嘈嘈如急雨,小弦切切如私语。嘈嘈切切错杂弹,大珠小珠落玉盘。间关莺语花底滑,幽咽泉流冰下难。冰泉冷涩弦凝绝,凝绝不通声暂歇。别有幽愁暗恨生,此时无声胜有声。银瓶乍破水浆迸;铁骑突出刀枪呜。曲终收拨当心画,四弦一声如裂帛。”为何多少年了对那个舞蹈的影像如此深刻,可能跟自己对打核桃有切身体会有关。

西棱埂之田边核桃树【原创】 - 雁鸣草清 - 雪爪鸿泥

西棱埂之田边核桃树【原创】 - 雁鸣草清 - 雪爪鸿泥

三、舌尖上的记忆

  刚记事时一切都是集体所有制,村里大队秋天里打下如山的核桃堆在晾圈里,然后去皮涮洗,到房顶上晾晒上交。随着改革开放核桃树也包产到户了,秋天把核桃洗净晾干装袋后清贫的山里人指望把它换成钱,但就是便宜成几毛钱都没有人收购,记得有一年村里人听说一山之隔的河北收购核桃,父亲母亲天不亮就起早扛着几布袋干核桃翻过古长城虎寨岭沿山路到河北赞皇虎寨口村卖核桃。下午黄昏赶到那里才告知不收核桃了,父亲母亲又没钱吃饭,只好挨饿在黑夜了爬山越岭把核桃从河北扛回来。那时核桃卖不出去就在村里榨成核桃油自家食用,闲暇的冬日里一家人坐在炉边,拿着锤子、锥子,左手大拇指和食指捏着核桃竖着放在硬木墩上,右手拿小锤朝着核桃尖轻轻敲击坚硬的核桃皮四散开来,里面一个完整的核桃仁就出现在你的眼前,有一个关于核桃的谜语说“铜盆扣铜盆里面卧着两条龙”非常象形地描述了此过程。将核桃仁背到磨坊榨油机上压榨,金色透明的纯净核桃油如线般流到油罐里,平日里面食做好后向饭勺内滴几滴核桃油放在炭火上,油温热后放上葱花然后往锅里一倒,随着“炸”的一声,满锅面食泛起点点油星,葱香四溢中自己的口水已在打咽食欲大增了。榨油时下黑色的油渣卷,用温水泡开与玉米面和在一起蒸成的黑馍馍的香甜也成立儿时一道美好记忆。西棱埂之田边核桃树【原创】 - 雁鸣草清 - 雪爪鸿泥

西棱埂之田边核桃树【原创】 - 雁鸣草清 - 雪爪鸿泥

       如今在北京多年大小超市中没有见过卖核桃油的,核桃的价格也贵的惊人。家乡的核桃好卖多了秋天没等到成熟就有人开着车在树下等着收购价格也高了,我县的大寨核桃露已是国家知名品牌。人们也开始栽种新品种核桃,核桃苗嫁接后没几年就能结果,现在核桃依然是家乡老百姓最主要的经济作物,我个人认为也是这方水土上最具有发展潜力经济、文化产业。







   核桃木是世界驰名的室内装修材,我国的核桃木家具以山西出产者最有名,被称为晋作家具。它纹理含蓄,若隐若现,与之微黄的颜色相匹配。核桃木坚硬而致密,分量适中,性韧,不易开裂,受刀凿雕刻,与楠木有近似之处。

西棱埂之田边核桃树【原创】 - 雁鸣草清 - 雪爪鸿泥

   晋作家具自清初以来便形成了地方特色:造型和做工多仿作宫廷气派,用料厚重大度,形体庄重稳固,大件家具居多,不惜雕磨功夫,擅长彩绘金漆和铜活饰件;尤其是晋中和晋南的高档核桃木家具,常常仿作石雕工艺,所做的床榻、几案和柜格等宽大厚实,工艺精细、华贵,髹漆、上光后颇有紫檀家具的味道,其形制古拙可以推至明初,受到而今家具收藏界的青睐,我在总参干休所姥舅常仅家就见到这样亮丽敦实的家具,其木材就是从昔阳三教河老家北院购买的核桃木运回北京定做的。

                                                          2014年2月26日于北京

    

  评论这张
 
阅读(24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