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雪爪鸿泥

一声声,如歌阵队;赐我膀翼,何惧迁徙;蓝天当纸,抒写"人"字.,

 
 
 

日志

 
 

《苍凉的自豪 》转载于走遍昔阳栏目编辑毛昊亮  

2014-12-01 09:02:16|  分类: 昔阳史话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秋夜,灯明星稀,淡静的楼角挂出朦胧的新月。我伏于书桌,满怀憧憬地敲击着键盘。


我不是一个喜欢主动执笔的人,不管是写歌还是写文章,每次执笔必定是情不自禁。今天,在脑海中浮现出一些事,心情有些……算是一种苍凉的自豪吧。不知是哪里生起的一个念头让我从床上起身,打开了电脑。


也许是因缘际会,到县电视台工作后,我与《走遍昔阳》栏目结缘,正式开始了对昔阳文化,尤其是历史、地理、人物及艺术方面的深度探索,我也因此对“废寝”与“忘食”有了更加深刻的理解。我时常在想,我们的祖先究竟在我们周围藏匿了一些什么?还藏匿着什么?而这份藏匿对我们的生命来说又有怎样的意义呢?
记得,我为了解开这个谜团,先是通过不同的渠道,想尽一切办法,大量搜集关于记载昔阳的书籍、报刊、档案及资料,这个工作几乎花光了自己到电视台工作以来,甚至包括今后几个月的薪资之和。而后便是利用工作及业余时间,开始穿梭于我县城乡之间。从此时起,我几欲蜕变成诡谲的盗墓者,到处嗅闻祖先的气息,古村落、古建筑、古遗址、古墓葬……和盗墓者所不同的是,我怀着温柔和坦荡,揣着绵厚情感四下掘挖祖先的埋藏,所以我没有惊悸,只是为发现惊诧着,兴奋着,快乐着…… 

《苍凉的自豪 》转载于走遍昔阳栏目编辑毛昊亮 - 雁鸣草清 - 雪爪鸿泥
蒙山文峰塔


还记得,在很小的时候,祖母曾经告诉我,老辈曾经在外地开过店房,不济时也能在西南沟毛家老宅当掌柜或管家,家里人出出进进都是大马套车,很是威风。在拆祖辈的老房子时,土坯墙缝里、椽檩梁柱间,都可能闪烁出光泽。听祖母说,这是我的祖先藏匿的,有铜板,也有银元。从村内妇女的口中,我还听说,张家放驴时捡到了石磨棒,李家耕地时,挖出了现大洋,王家……陶瓷器、铜佛像、铜兵器、玉器……,祖母说,这些都是祖先藏匿的。
《苍凉的自豪 》转载于走遍昔阳栏目编辑毛昊亮 - 雁鸣草清 - 雪爪鸿泥
我家老宅(乐平镇毛家沟)


还记得,外婆拉着我的手,回到西南沟村的老宅子。她说,她家的院子是咱们这里数一数二的,我便问她,“那祖先就没有藏些什么东西吗?”外婆叹口气说,“有也不是咱的了,我只在咱这院子里住过8年。自从院子分给别人后,我就从毛家的大小姐变成了要饭的,但还是常常想回来看看。”我调皮的说:“就算里面没有藏着东西,那这院子是不是祖先留下的?要不然你能老想回来看?”
《苍凉的自豪 》转载于走遍昔阳栏目编辑毛昊亮 - 雁鸣草清 - 雪爪鸿泥
外婆老家(乐平镇西南沟村毛家大院)

我不知道,祖先在我们周围还藏着多少东西,而每一次发现即使意义重大的发现也不全会引起人们的重视。还记得,每当有文物贩子在村里转过一遭后,便能见到许多人在小卖铺里喝着啤酒,嗑着花生,啃着香肠和鱼罐头。更有甚者,拿着大堆的坛坛罐罐,看能不能盛粮装面,适不适合做鸡盆猪槽,实在没用,随手弃之。而我则是学着大人们,用两指掐起银元,猛吹一口气,马上贴在耳边,聆听那种美妙的声音。唯一和大人们不同的是,我不只听声音,我还在想,祖先为什么而藏?又为什么不告诉我们呢?


最近几个月,我们栏目组下乡做节目。有人说,“地名,是当地历史、地理、文化的储存器”,或真如此。行车途中,见到路标的箭头赫然指向“皋落”,辗转下去,又是一个叫“寨背”的村落,还有“库城”、“铺上”。一时间,似乎穿越恢宏苍凉的东山皋落时代,感到浓浓的历史遗韵在流淌。又从“东寨”“西寨”“大寨”“小寨”“王寨”“寨上”中听到了金戈铁马、兵戎相接的声音。还有“虹桥关”“九龙关” “口上”“赵璧”“固壁”“南营”等。另外,秦始皇与秦宫、刘秀与藏皇套、孔子与孔氏、韩信与韩信窑、石勒与石亭无不是历史留下的秘密。
《苍凉的自豪 》转载于走遍昔阳栏目编辑毛昊亮 - 雁鸣草清 - 雪爪鸿泥
孔氏村夫子岩(相传为孔子传道处)


除了地名之外,一些姓氏及家族同样引起了我的兴趣,一代诸侯眭氏、一代文柄杨氏、一代名臣乔氏、一代晋商毛氏等,这些家族不仅仅只出现了个别具有典型代表的人物,而是往往以庞大的家族为根基而发展,且历经几代不衰。
《苍凉的自豪 》转载于走遍昔阳栏目编辑毛昊亮 - 雁鸣草清 - 雪爪鸿泥
肥子国夯土残垣(东冶头村)(眭姓溯源)
《苍凉的自豪 》转载于走遍昔阳栏目编辑毛昊亮 - 雁鸣草清 - 雪爪鸿泥
明吏部、礼部、兵部尚书—乔宇,善歌赋、书法、篆刻、好旅游,是开启中国旅游盛世的先河
(曾祖父乔铿举人,祖父乔毅进士、父乔凤进士、叔乔嵩举人、弟乔宗举人,皆在朝为官。


我曾在河上虎窑穴怀古,南岩古栈道穿行,鹤度岭古长城张望,寨背杨赵河驻足。还有许多我到过的和没有到过的地方,还有许多我想拜谒而没有拜谒的先贤哲人,我深信祖先的脉络就在这浩渺的时空中飘浮着,在这深厚的地域里潜藏着,我们努力捕捉,又捕捉不到。但谁又能阻挡我们探寻的目光?谁又能拦截我们敬仰的思维呢?
《苍凉的自豪 》转载于走遍昔阳栏目编辑毛昊亮 - 雁鸣草清 - 雪爪鸿泥
虎窑旧石器时代遗址(闫庄乡河上村)
《苍凉的自豪 》转载于走遍昔阳栏目编辑毛昊亮 - 雁鸣草清 - 雪爪鸿泥
鹤度岭风光及石城、摩崖碑


当祖先藏匿的东西出现在眼前的时候,就仿佛是找到了打开历史大门的密码,心情无比的激动。然而当祖先微笑着等在路边,许多人依然视而不见,因为他们根本不明白祖先所要传达的更为珍贵的信息。
我想起了李天明老师的《昔阳文史资料遗存》,想到了内中记载的我还没出生就被人们肆意破坏的众多珍贵的历史文化遗存。


还记得,在对古村“北岩”的一次探访中,我吃惊于这个村落的质朴与传统,村民们依然过着以穴而居,依山而牧的生活,还有洗衣服时的棒槌、灶炉中的柴火,磨面用的石碾。这些都是都市中的人们极少见到的东西,然而在这里却能很好的保存下来。村长老翟告诉我,村内有个叫将军墓的地方,还有个叫镇山寺的地方,可惜已经被夷为平地。据专家推测,这里大概有至少上万年的人文历史,但却没能找到一些有力的实证。


老翟说,前几年,村内陆续有几件铜铸佛像出土,可惜都不知道哪里去了。后来有人专门挖掘过,参与者都是农民。他们只管挖宝贝,夯土却几乎荡平,石碑破裂无存。宝贝自然是要,但还有更加珍贵的东西,比如文字,比如线条,比如形制和尺寸,甚至是封泥和炭灰。我追问一句“能不能想想办法见到铜佛”,老翟说,“估计都倒卖了。”“你见过吗?”“恩。我曾想让人家留张照片,可惜,哎……,只知道是隋朝开皇九年和十二年的。”“哦,那1500年了,具有很高的历史价值、地域文化价值和艺术价值啊,真的不能想想办法了?”“哎,真的没办法了。”……
《苍凉的自豪 》转载于走遍昔阳栏目编辑毛昊亮 - 雁鸣草清 - 雪爪鸿泥
古村落北岩


祖先的面影由很多很多层意思缠绕着,我们不仅是要知其下落,更需要知其脉络。我们来自哪里,去向何方?渺渺人世,诸多疑问。那么在虚无的空气中,在寂寞的土地里,有祖先们牵念着、相伴着,我们柔弱的躯体或能找到坚强的精神慰藉。


继续去寻找吧,也许不经意间就能拿到解读祖先的金钥匙,顺利打开尘封千万年的神秘之锁。也许不经意间就能在那些铭刻着古老名字的原野上,拣拾到一些石器或瓦片,握在手中,瞬间能感受到祖先的余温,到那时,我们的心会跟着祖先一起搏动,把时光缩短几千年。


夕阳西下,溅落大片的金黄。我站在海拔1822米的秦汉名关—马岭关城墙上,放眼皋落古镇、昔阳大地,心潮澎湃,我在感受着剧烈的“文化震惊”——这是祖先给我的城池吗?落寞的几个村庄下竟然是一座繁华的“西周大都市”;贫瘠的黄土下竟埋藏着多件刻有文字的印章,烁烁炫目;一个百姓眼里普通的民安村,就有四件工艺价值极高的青铜器皿出土!都市、青铜器、文字是人类文明成熟的基本要素,在这里我清晰地看到一个辉煌的古老文明遗踪。在浩瀚历史长河中经历过血与火的熔炼,昔阳大地展现给世人的是绚丽多姿的人文风情与风格恫异的宗教信仰不断碰撞、交融、演变后的一部历史巨卷,昔阳悠久的历史犹如一窖烈酒,经历了数千年的历史沉积后,迸溢出缕缕幽香,味淡而绵长,清洌却醉人。那时刻,我颇为奇异地感觉到,这辉煌为我灌注了自豪和自信,升腾无尽的力量!作为今人,我的眼睛里折射两种光亮:感悟历史、憧憬未来。
《苍凉的自豪 》转载于走遍昔阳栏目编辑毛昊亮 - 雁鸣草清 - 雪爪鸿泥
皋州元帅官印及洛国青铜器


此刻,我能做到的只是用苍凉而自豪的心情,在键盘上敲打些文字,但苍穹中有一个远古、神秘而又亲切的回响:沿着你的血脉去找,洛国等着你,圭国等着你,肥子国等着你,乐平国等着你,昔阳的博大文明等着你,无穷的精神富矿等着你……
《苍凉的自豪 》转载于走遍昔阳栏目编辑毛昊亮 - 雁鸣草清 - 雪爪鸿泥
  评论这张
 
阅读(266)|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