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雪爪鸿泥

一声声,如歌阵队;赐我膀翼,何惧迁徙;蓝天当纸,抒写"人"字.,

 
 
 

日志

 
 

姥娘的龙王占(三)【原创】  

2015-05-11 08:20:43|  分类: 原创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姥娘的龙王占(三)【原创】 - 雁鸣草清 - 雪爪鸿泥


姥娘的老家龙王占这个记忆之中的山村,它究尽有神马使自己念念不忘东西呢?除了绝壁美景对姥娘的追忆外,我想就是那里生长着的果木树和它结出甘甜的果实了吧,在自己年少物质贫乏的时代吗,吃个水果是很困难的事,而在姥娘的讲述中她的家乡龙王占简直就是花果山,单单梨的品种就有雪花梨、小白梨、秤砣梨等等,秋天收获的季节里山村里水果成山成堆村民是吃不完的的,姥娘全家人把多余的梨在碾子上碾碎,然后制作成纯天然甘甜润肺的秋梨膏,高山之上粮食的产量是比较低的,丰盛的水果刚好弥补了它的不足,苹果的吃法大家都知道是削了皮咬着吃的,但姥娘与母亲却教会我们苹果和梨是可以煮着吃,蒸着吃,也可以在火烫的草木灰中烧着吃,至今它们还能想起刚从草木灰中拔出烧熟的苹果的情景,仿佛又看到了它烧皱了的表皮,听到苹果冒着热气的“扑哧”声、闻到那诱人的果香。
姥娘的龙王占(三)【原创】 - 雁鸣草清 - 雪爪鸿泥
记得有一年秋天我跟着姥娘去龙王占,爬上山顶转过那个红砂屹(ge)梁,路边几棵老梨树上结满金黄硕大的雪花秋,顽皮的我捡起几块石头就往树上一扔,树上成熟的梨霹雷啪啦就掉落下来被摔成好几瓣,自己捡起来就吃,真的很甜水分也足,表皮薄且没有霉点。到村子里人们的房前屋后,苹果树、桃树、石榴树上果实累累;葡萄挂满屋架爬上房顶,这里像桃花源又似花果山。
姥娘的龙王占(三)【原创】 - 雁鸣草清 - 雪爪鸿泥
姥娘的龙王占(三)【原创】 - 雁鸣草清 - 雪爪鸿泥
在回来山路边的红砂地里种着蔓菁,我拔了一颗因为是红砂地根须上一点都不沾泥土,用小门牙咬住蔓菁的小尾巴一拉就像扒香蕉皮似的,蔓菁的表皮就褪落下来,此时就可以享受包裹在里面洁白甜脆的块根了,姥娘说山上的蔓菁就是比山下的好吃,而且不爱长龋,大的可以当水果吃,小的洗净晒干后冬天和红山药、老倭瓜一起熬米粥吃甘甜而有嚼头。
姥娘的龙王占(三)【原创】 - 雁鸣草清 - 雪爪鸿泥
过去昔阳每年腊月初一有吃炒面习俗,炒面有两种,一种是炒面条现在人常吃,另一种是炒面粉现在年轻人知道的不多了,我说的就是后者(炒面),即古人的“粮”,制作简单,便于携带,过去是普通人家冬季的常食之物。贫者常在炒面中掺和谷糠,富裕人家则以玉米、黍米、黄豆、大枣等为原料,先炒后磨,然后过箩成面。姥娘说姥舅刚参加八路军时经常挨饿,每次路过家门家人将玉茭豆、黄豆等炒熟碾成炒面,装在用粗布缝成的细长布袋里一头用绳子扎紧,斜挎在肩上行军打仗间隙中解开布袋口用舌头舔食几口,战争时期战士在供给不足时吃的“一把炒面一把雪”指的是这种炒面。家乡昔阳制作炒面时是将黑枣、黄豆、玉米按一定比例碾成面,有时也加柿饼。每年到碾炒面时,碾道地排着长队,家家户户都来推碾的、刮碾的、弾面的,唧唧喳那家走了这家来,好不热闹;昔阳的谚语中有“腊月初一不吃炒,这一起来那一倒;大风暴地里吃炒面----有口难开”之说。记得小时候我家在村里没有黑枣树所以每年都吃不到炒面,姥娘看着我们姊妹几个看着别人吃炒面时的馋样,就带着我和弟弟到龙王占自家的老树(黑枣树)打黑枣,上山下山的携带不方便,我和弟弟就将姥娘帮我们一起拣拾的黑枣装在尼龙袋里扛回三教河,赶到家时成熟的黑枣已经在袋子里沾到一块了,尽管如此将它在房顶晒干后我们就有了做炒面主料了,上学时将做好的炒面包在纸包里,下课后和同学们一起舔食,面粉沾满嘴唇,自己平添了多少自豪和自信。
姥娘的龙王占(三)【原创】 - 雁鸣草清 - 雪爪鸿泥
     除了这些就是秋日里去龙王占的路上摘野酸枣了,在那山上和山下弯弯曲曲的盘山路边,生长着一丛丛酸枣菶菶,那滴溜溜圆的红酸枣着实惹人喜爱,我与弟弟、妹妹都把酸枣摘下装满了自己的小口袋。有时还要折一枝结的稠的酸枣枝拿回家,那至褐色的枝杈绿色的叶和挂满枝头红珍珠似的野酸枣本来就是一道风景,这就算是大自然赐给此地的一种野果吧。
姥娘的龙王占(三)【原创】 - 雁鸣草清 - 雪爪鸿泥
 高山之上龙王占的水果为何与众不同,格外好吃多产呢?我想是因为它所处的地理环境决定的,高山之巅昼夜温差大,独特的土壤加上山泉滋养的缘故吧,就好比同样的水果新疆的就比别处的好吃。当然姥娘也非常懂得利用这些果实制作各种饮食,记得有一年三教河学校在东庄的菜地里种了几畦甜菜,学校主要是吃甜菜叶收割时在地里遗留了一些甜菜根,姥娘就拿着?头在那地里把学校不要的甜菜根刨回来,当时我不知道这有什么用,只见她在河里洗锅里熬,不几日尽然制作成蜂蜜一样的糖浆,在买不起糖的年代姥娘用甜菜根熬制的糖浆让我们解了餐,每天吃玉米馍馍时蘸着它吃香甜可口,尽管它带有一种泥土的菜味,但能吃到这样的甜食已是求之不得了,非常佩服姥娘的烹饪巧手也感恩她对外甥们的疼爱。
        上月清明回家看望母亲,她的话题也离不开龙王占和姥娘,她说哪里是神仙住过的地方,其中有一处奇景是天然形成的石头灶台,石灶火门、石锅、放筷子留下的痕迹一应俱全,那是神仙在此做饭时留在人间的,我很向往但不知它的具体位置在哪里?说了这么多该说说正题了龙王占这个高山之巅的废村在昔阳的县志上是不存在的,它官方记载村名应该是“龙王辿”(chan音),去年夏初县里的一位朋友来京在北京社院学习小聚也聊起了它,说现在此地已被孔氏村人承包修缮后搞旅游开发,幸甚。辿”字系“川”、“缓”二字的合音字,有徐缓之意,古人取村名都是很讲究文化底蕴,同样在昔阳还有黄龙辿、坐化辿的地方及遗迹。我国著名“龙王辿”遗址在壶口瀑布北约200处的西崖底,相传是大禹治水开始的地方,有万年以上的历史在此不做解说。
姥娘的龙王占(三)【原创】 - 雁鸣草清 - 雪爪鸿泥
    想起龙王占有那么多好吃的,自然是与姥娘与母亲分不开的,   "清晨起来七件事,柴米油盐酱醋茶"人活着就要吃饭,从自己呱呱坠地吸食母亲的第一口乳汁开始,这个人就要,开始想方设法把最好吃,最有营养的东西留给你吃,盼望你能健康强壮地长大,这个人只求付出,不求索取,她就是母亲;这种情与生俱来,绵绵不绝,它就是母爱。母爱,没有历史史诗般的雄伟壮阔,没有惊涛骇浪般的跌宕起伏,她只是一曲婉转的歌,一首隽永的诗,一份永恒的牵挂……又是一年母亲节,在这夏雨淋漓的京城夜,自己是多么思念离世多年的姥娘,想念家乡多病的母亲,以及姥娘的龙王占,那时登高望远春暖花开,那时母亲康健静雅、那时姥娘勤俭慈爱、那时的我不离君怀!
                                              2015年5月10日于北京

 
  评论这张
 
阅读(46)|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