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雪爪鸿泥

一声声,如歌阵队;赐我膀翼,何惧迁徙;蓝天当纸,抒写"人"字.,

 
 
 

日志

 
 

【转载】心念建筑系  

2013-08-09 10:10:41|  分类: 古建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本文转载自chy195603《心念建筑系》
一,
        发了一篇谈古典建筑的文,女博友“时间深处的鱼”过来留言,说:我家女儿正好考进了武大建筑系,文字转载了,谢谢。我回帖说:祝贺你家宝贝高考成功。我觉得建筑系正是一个文理兼修的好专业,女孩子读理工太累,大多女孩也不在兴趣 上,读中文又很容易成为啥事不懂的文青,读建筑就正好,掐在文理的结合点上,需要一点理工,却又不太难,需要会一点画画,也不太难,却正好培育了鉴赏力和实践力,是模仿大家闺秀的最好面具。我回帖那时想到了一个现在已被遗忘的当年红人,就是芭蕾舞剧《白毛女》插曲演唱者,著名歌唱家朱逢博,她就是同济大学建筑系的女生,可惜为唱歌肄业了,父母都是著名工程师,典型的大家闺秀。

二,
        我怎么敢妄谈建筑系了?因为我根本不知建筑系是咋回事,从没了解过大学的建筑系会开哪些课程,除了民国年代的老教授,也不知如今有哪些新秀粉墨登场,一定是“无知者无畏”的定律在起作用了。但回了那贴后我却有一种意犹未尽的冲动,关于自己喜欢建筑的故事一个个从脑海的深处浮现了出来,由此让我想到,胆大妄为的另一个原因肯定是喜欢,一种真正由心底焕发的喜欢,这与老鼠爱大米和男人追小女生一模一样,有点动物凶猛,也有点厚颜无耻。

三,
       其实自己最初喜欢上建筑只是喜欢上了建筑绘画,那种用“技术”画出来的画,那种介于施工图纸和艺术绘画之间的平面视觉样式。文革期间偶然从朋友处获得一批国外建筑绘画图例的照片,立即被那种高度逼真精准而又严谨工整的匠气吸引,给我展示了别一种观察和表达客观世界的样式,远远比文字直观,与艺术绘画迥然相异,却又有异画同工之妙。后来我就刹不住车了,文革结束,出版业恢复发展,书店陈列架琳琅起来,只要价格合适我承受得起,书店里看见那些普及型的建筑绘画图册我总会买上一本,累年所蓄,竟然也有了十来本。

四,
       各类画种中我有些偏爱水彩,最初知道一个叫李剑晨的水彩画家,看了他的简历,竟然供职同济大学建筑系,原来我一直以为建筑系是纯理工的,与画画和美术不搭界,其实是把“工民建”当成建筑系了。后来深一步了解,解放后城市取缔自由职业,任何人都必须依托“单位”活着,文革前上海没有美术大学,只有一所美术中专,专门给画家提供饭碗的也只有“油画雕塑创作室”这么一个不过百人编制的小机构,僧多粥少,过半的知名画家都只能散落在各类轻工,建筑和纺织业工科大学里。搞艺术的生活和工作在一个技术环境中,不为领导所重,缺乏同行间广泛的思想和艺术的交流碰撞,难怪同样首屈一指的大城市,“星星画展”这类创新和思想性的画展,只可能诞生在北京而不可能是上海,上海只适宜技术而不适宜思想,这就是土壤和种子的互适关系,人世和自然界一模一样。

五,
       中国人的建筑史很悠久,但中国人的“建筑学”史却很惨淡。古代第一部完整的建筑学著作《营造法式》是宋代的,而编著这部著作的目的也不是为了总结建筑的视觉审美规律,而是朝廷的工程预算样本,防止偷工减料贪污浪费,是王安石变法吏治新政的一部分,就编著者的本意其实还不是现代意义上的建筑学,它给后世的意义仅限于提供了古建的一些图例,让我们知道如今大都已毁灭了的古建是啥摸样。而西洋的罗马在之前一千多年已有了现代意义上的建筑学专著《建筑十书》,分别从审美和结构的角度阐释了建筑学的本来意义。这一事实充分说明了中外两国知识分子的重大差别,西洋知识分子大多务实,为世界物质文明贡献巨大,中国知识分子太多务虚,只会在文字上莺歌燕舞,无病呻咛,弄虚作假,搬弄是非,中国历史上偶有科学发现发明,大都不是文人所为。

六,
       但有了梁思成以后中国的建筑史就一切都改观了,一瞬间就抹平了与世界的距离。中国近代各类新兴学科的创立创建过程中,大概还没有第二人能像他那样,几乎以一己之力完成了一桩伟业,这本身就是一个激动人心的故事,有了这样的故事你还摆脱得了对故事主人翁的追索吗。所谓崇拜,就是这样建立起来的,而我的心念建筑系,是爱屋及乌。

七,
       杨东平的《城市季风》是汪道涵在任上海市长期间大力推荐的一部讨论城市性格和风貌特征的著作,我正是从这部著作里知道了建国后城市建设理念中风云诡谲的政治波涛,知道了四九年建国后政治强奸和蹂躏学术的习气就是从建筑学开始的。也正是从这部著作的阅读开始,我有了“老屋”情结。对城市建设中的拆旧迎新有了一种接近本能的抵触。后来我有两个表弟都在地方为官一任主管一方,他们问起我有啥书可以推荐读一下的,我首推的总是这一本,言下之意是,你们有了权,请手下留情,不要像老毛和老周那样成为毫无鉴赏力的乡下人,从而成为毁灭中国文化遗存的罪人。(注:据我的观察研究,从小生活在乡下的人一旦进城特别喜欢拆旧迎新,而文人和贵族士绅都喜欢护旧,这个结论很好的解释了为什么国外的古建除了战争和自然原因的损伤,很少人为破坏,大多都能得到很好的保护。而四九年后中国的古建大量人为毁坏,近年更是沦落到诸多城镇拆真古董,造假古董竞相攀比,原因就在于国外有决策权的官僚阶层多来自历史悠久的士绅和知识家庭,而中国在四九年后由于实行农民起义的阶级路线,决策层大多由刚进城的劳动人民组成,建筑上的追新癖是“如今轮到我来做皇上了”的暴发户性格的一部分。)

八,
        但真正让我对中国大学的建筑系产生深厚感情却是因为“人”,更因为这些人的故事。假如梁思成不是梁启超的儿子我也许不会对建筑系产生那样浓厚的兴趣;假如梁启超不是中国新知识分子的杰出代表我不会对他有这么个儿子感兴趣;假如林徽因不是著名的美人我不会对她专攻的这个专业这么感兴趣;假如不是围绕美人还有那么多的风流轶事我不也会对这个专业保持那么长久的兴趣。正因为建筑系集中了名人效应,政治理念,现代意识,现实诉求以及怀旧情怀等等跌宕起伏扣人心弦的戏剧因子,建筑系本身就构成了一部迷人的大戏。


九,
        建筑系的魅力还在于他的表达方式:
       “从西侧,全部建筑一览无余,使你可以看到永定门最美丽,最完整的形象,宽阔的护城河边,芦苇挺立,垂柳婆娑,城楼和弧形瓮城带有雉堞的墙,突兀高耸,在晴空的映衬下现出黑色的轮廓,城墙和瓮城的轮廓线一直延续到门楼,在雄厚的城墙和城台之上,门楼那如翼的宽大飞檐,似乎使它穿插云霄,凌空欲飞,这些建筑在水中的侧影也像实物一样清晰。每当清风从柔软的柳枝中梳过,城楼的飞檐就开始颤动,城墙就开始晃动并破碎……”
        这是一个瑞典建筑学家笔下的老北京古城墙,竟然那样美轮美奂,一堆砖石被赋予了那么凄楚动人的情感魅力。还有哪个专业能像建筑系那样横跨文理两科,打通工程和艺术的隔阂?还有哪个专业能像建筑系那样,是那么的民族,却又那么容易就打通了世界。

十,
        建筑系是培育建筑师的,是建设者的摇篮,与“破字当头”的流氓无产者哲学天然绝缘。如今大学里愤青菌集,“五毛”横行,读几年书变成那样的人渣就实在太亏了,而就读建筑系无此之忧,可以让父母放心,社会放心,前辈放心,自己放心。
      因此,心念建筑系!



附:国外建筑绘画照片三例。
心念建筑系 - chy195603 - 弘天庐

 心念建筑系 - chy195603 - 弘天庐

 心念建筑系 - chy195603 - 弘天庐
 
附: 我临摹的建筑绘画二例
心念建筑系 - chy195603 - 弘天庐


心念建筑系 - chy195603 - 弘天庐
    


  评论这张
 
阅读(3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