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雪爪鸿泥

一声声,如歌阵队;赐我膀翼,何惧迁徙;蓝天当纸,抒写"人"字.,

 
 
 

日志

 
 

晋中平川小延安  

2012-08-01 12:19:46|  分类: 小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第三章:冬娃则受命返故里     为抗日拳师再收徒

 

 

 常坦银入党后,遵照吕惠民“团结爱国青年,扩大抗日力量”的指示,倡仪组织“十虎弟兄”义结金兰,又和受命返乡秘密开展抗日工作的常履丰一道,启发引导其他“十虎弟兄”成员,逐渐向地下党靠拢,使“十虎弟兄”由结义伊始的带有封建色彩的侠义互助组织,逐渐走上了革命道路,演变成有政治目标的特殊革命组织。每个成员都有了明确坚定的政治方向,都积极参加各项斗争活动。

常履丰,乳名冬娃则,小常村人。他还有一个诨号:“奔家”,那是他小时候特别淘气,行动敏捷,爬房上树,如履平地,人们送的“雅号”。他出身贫苦,体格健壮,性格豪爽,具有鲜明的阶级觉悟和爱国热情。一九三七年底,他参加了抗日队伍,次年加入中国共产党。他先后在八路军一二九师新十旅二十团和榆次独立营担任战士、排长、连长。后来,曾一度任独立营营长。他作战勇敢,三次负伤,右手落下终身残疾。一九四一年冬,他被派遣回小常村秘密开展抗日工作。

常履丰回村后,告诉人们:山上生活太艰苦,军队打仗太危险,他已经三次负伤,已经落下终身残疾,实在不想干了,所以偷跑回来了。随即,他领了“良民证”,操起了弹棉花营生。

当然,他是不会忘记回村的使命的,上述说与做都是为了麻痹敌人,为了便于开展工作。他在弹棉花的同时,以真武庙为基点,以练功为掩护,广泛结交村里的爱国青年,秘密进行革命活动。

小常村是一个由主村和人们习惯叫西庄儿的小常庄及人们习惯叫东庄儿的旧代村,三个村合成。其人口主村约占十分之八,两个庄儿约占十分之二,西庄儿比东庄儿大。两个庄儿都在主村东面;西庄儿与主村相距约二百米,由一块沼泽地和主村隔开;东庄儿又在西庄儿东约二百米。真武庙座落在主村北头,是一座宏伟的古建筑,座北朝南,庙门外南北贯村而过的古官道傍西墙而过。

真武庙内有雄伟的正殿和后殿,东西两侧共有厢房十八间。庭院宽敞,松柏掩映。庙门前是一个大场院,南侧临街是一座过街戏台,以粉红色围墙和大庙相连,浑为一体。场内绿树成荫,旗杆高耸,是全村难得的一处清新幽静场所,是练功健身的好去处。抗战以前,真武庙被县警察局的警察长期占据。他们勾结乡绅、富豪、地痞、流氓,向贫苦农民要粮收税,勒索财物。在庙内大吃大喝,聚众赌博,并经常关押拷打群众,把真武庙糟害得不成个样子。“七七事变”后,警察们逃之夭夭;村民杨二福征得住在近旁的乡绅赵兰生的同意,让教他练功的师傅刘成才住进了真武庙。

刘成才,河北省鸡泽县人,出生时肤黑而被父母昵称“黑蛋”,即成乳名。他出身贫苦,自幼喜好练武。他既是一个出色的种田能手,又是一个颇有声望的老拳师,人们亲切地称他为刘师傅。清光绪年间,他携妻带子逃荒来到山西。起始,他一家以乞讨为生,居无定所。后来,妻子给有钱人家当佣人,他做短工,扛长工,开始在西吾村定居。定居后,一些年轻人知他有一身好武艺,向他求教。他开始收徒,生活景况逐渐好起来,但仍然没有自己的住房,靠“串房檐”(指无住房而常搬家)活。他的儿子逐渐长大,老家年景也在好转,老伴和孩子都提出返家。当时,许多村庄都有他的徒弟,他与徒弟们结下了深厚的友谊,徒弟们挽留他,他也不想回去。终于,他留下了。他隔一、二年回老家住一月二十天就又返山西。后来,儿子成家老伴病逝,他很少回家了。

杨二福、常履丰是刘师傅才来山西在西吾村时收的徒弟。临“事变”,也不知是什么原因,刘师傅和二福说:“不想在西吾住了。”于是,杨二福把刘师傅接到了小常村,住到了他家。

刘师傅待人忠厚、慈祥谦和、侠肝义胆、刚直不阿,人们很喜欢他。当时,他虽年近古稀,但身体仍敦实健壮。郝有贵、许三货两个年轻人要求二福引见,希望刘师傅收他们为徒弟。二福家没有宽敞的练功场所,刘师傅答应找到处所定收他们。

不久,真武庙内的警察撤走,杨二福向乡绅赵兰生提出,让刘师傅移住真武庙。赵兰生觉得刘师傅不错,是个理想的看门护庙人,于是刘师傅住进了真武庙,并收了郝、许二人为徒。

解放后,刘师傅以小常村民的身份,分得土地、房屋、箱柜等财物。当时,刘师傅已年近八十,徒弟许光宗把他接到了家中由其妻和嫁到邻居的三妹给他做饭、侍候。后来,刘师傅的儿子来接父亲,在徒弟们的护送下,刘师傅返回了原籍。这是后话。

常履丰是刘师傅的首批小常高徒。他临返乡时,上级把时任榆太路西抗日县政府县长的吕惠民介绍给他,让他在县政府的领导下,配合路西的同志开展工作。回村后,吕惠民又把小常村在乡的唯一地下党员常坦银介绍给他,希望他俩合作。他和坦银商定:首先培养发展爱国的热血青年,把青年们团结在党的周围,壮大革命力量。他俩分了工:坦银利用当乡地的身份随时了解敌伪动态,并即时把情况通知履丰;同时,利用“十虎弟兄”成员的身份,激发引导其他成员不但向自己靠拢,也要向履丰靠拢。履丰利用刘成才徒弟的身份,先做师傅的工作,引导刘师傅走上革命道路,再收爱国青年为徒,利用在真武庙练功为掩护,开展抗日工作。

常履丰住进真武庙和刘师傅作伴。白天,除了弹棉花,他和刘师傅下地劳动;晚上,他和青年们练拳习武,谈论国事。他向青年们讲解抗日形势,宣传党的抗日政策。真武庙既是爱国青年习武练功、强身健体的场所;又是爱国农民抒发积怒、议论时局的地方;更是地下党开展革命活动的中心讲坛和据点。刘师傅老当益壮,是常履丰的得力助手。

半年时间,为抗日刘师傅又收了含“十虎弟兄”多数成员在内的二十多名徒弟。这些“徒弟”,后来都成了抗日骨干、抗日积极分子。他们传送情报,掩护军情人员,护送过路干部,锄奸惩恶……

一九四一年到一九四二年,是日伪实施残暴统治最疯狂的年代,先后强制推行五次所谓“治安强化活动”;扩充伪军,加强对村政权的控制;增修碉堡,毁割铁路两侧禾苗;对根据地进行扫荡,在边缘山区挖封锁沟;派遣大批特务分子到各村,尤其是到抗日堡垒村和抗日根据地活动;要米要面要柴禾,抢粮抢物抓壮丁。群众针对日伪的行为编出了顺口溜:要米要面还要柴,抓上壮丁修炮台;每天前晌总要来,大吃二喝适调鞋!(“适调鞋”指伪军看到谁穿的鞋好而且适合他穿,就用他穿的烂鞋调换谁的鞋)。

敌人是疯狂的,但也是虚弱的;是狡猾的,但也是愚蠢的。在一九四一年到一九四二年,日伪那样疯狂的年代,常履丰配合路西的同志,依靠小常村的地下党员、积极分子及广大群众,进一步掀起了小常村波澜壮阔的抗日浪潮,壮大了革命力量,他自己却安稳如泰山。但是,意想不到的外来因素,却给他带来了危险。

一九四二年深秋的一天,路东武工队指导员冀石玉到小常找了常履丰。次日,冀石玉的通讯员遭敌伏击被俘叛变,出卖了同志。第三天,太谷县的日伪军傍黑色围了小常村,指名要抓常履丰。敌人对小常村常家街上所有姓常的住户挨家搜查,人人审问。到了常履丰家更是翻箱倒柜,四处搜寻。幸好,当晚常履丰不在家中,他妻子闻讯上房逃走,才得以脱身。事后,领导上认为常履丰已暴露,不宜继续以合法身份进行秘密工作,于是,对其任职重新做了研究。一九四二年十二月十八日,常履丰回到了根据地任新职。

  评论这张
 
阅读(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