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雪爪鸿泥

一声声,如歌阵队;赐我膀翼,何惧迁徙;蓝天当纸,抒写"人"字.,

 
 
 

日志

 
 

乔宇  

2012-06-20 10:50:08|  分类: 昔阳名人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乔宇(1457—1524),字希大,号白岩山人,乐平(今山西昔阳)人,与辽州王云凤、太原王琼称“晋中三杰”,亦云“河东三凤”。成化二十年进士,历户部左、右侍郎,拜南京礼部尚书,后改兵部尚书,参赞机务。世宗即位,召为吏部尚书,因直谏君过,被迫去职回籍,卒谥庄简。幼从父入京师,学于杨一清,成进士后复从李东阳游,诗文雄隽,兼通篆籀。

人物简介
  明成化二十年(1484)登进士第,授礼部主事。弘治初,王恕为吏部,调他为文选郎,三迁至郎中。擢太常少卿。武宗嗣位,遣其祭祀中镇、西海,沿途亲历军民忧患,归朝后条陈“恤边民,厚边军,广储蓄,省科派,慎守令,重祀典”共六计上奏,均被采纳。后迁光禄卿,历户部左、右侍郎。
  宁王宸濠反,扬言旦夕下南京,他严为防备,斩宸濠潜伏在南京的内应党羽三百余人,悬首级与江上,使宸濠不敢东向。宸濠失去内应,且知南京有备,不敢向东进攻。在攻打安庆中却屡屡无法攻下,不久兵败。武宗幸南京,江彬矫旨有所求,乔宇必定当廷问清事由,江彬欲除掉乔宇,被守备太监王伟发现并从中调护,终使乔宇得安。次年,加太子太保,后因功升少保。世宗即位,召为吏部尚书,朝政为之一清。“大礼”之争起,世宗召用席书、张璁、桂萼等,他力谏,因忤帝意,遂于嘉靖三年(1524)七月初六日其致仕。之后《明伦大典》成,追论前议,夺职闲住。嘉靖十年(1531)因患痰疾于十二月十六日卒,年六十八。隆庆初复官,赠少傅,谥庄简。
  乔宇一生好学,兼通篆籀,为文深沉浓郁,意境坦荡,为诗隽雄豪放,浑然自得,时称北方文苑之魁。其文稿尚有《乔庄简公文集》、《游嵩集》等刊留至今,《恒山游记》为其散文名篇。

乔宇(1457----1524)明朝乐平今昔阳)人,生于南横山,葬于洪水村,曾任明代兵部礼部吏部尚书,其诗文汇入《乔庄简文公集》、《游嵩集》。乔宇是因为他曾写了流传几百年仍为故乡家喻户晓的《昔阳八大景》;而历代政治家把乔宇推崇为一代名臣,是因为他任明朝兵部尚书时,在南京曾运筹帷幄临危不乱,谈笑间平息了杀势汹汹的宁王朱宸濠谋反(由此被加封为太子太保和少保),从而挽救了一个朝代而被载入史册;而乔宇的篆书为历代书法家所临摹并能跨入当今著名的西泠书社拍卖会,也是有史可查,“徐霖尝语人,有明以来,乔宇篆法第一,他人莫敢望也。”乔宇甚至为中国的围棋界尊为始推者,正是由于明代吏部尚书乔宇竭力推倡,明中后期,围棋之风才日渐兴盛,今河北苍岩山尚有明代乔宇、刘元瑞在此赋诗对弈的古迹,有石为证,上写“乔刘云卧”旁刻一棋盘。然而对于全国各地大多数人认识他,甚至乔宇的名字和他的游记被多个城市和景区竞相争抢,是因为一代游痴的“乔宇”和当今日盛火爆的旅游有剪不断的文化血缘关系。而能使乔宇声名远播的就是他在全国各地留传的题字碑刻和山水游记,今天这一处处历史古迹不仅为各地景区增色添彩,而且它无形中成了乔宇彪炳千秋的座座丰碑。如果说乔宇在任明代尚书时在南京因平叛朱王使他名噪一时的话,而能使他名留千古的是他的游记诗文,据《明史》本传评乔宇,“诗文雄隽,兼通篆籀,性好山水,尝陟太华绝顶。”无论从历史对他的评说还是他留下的以山水游记为主的文集,似乎证明着明代乔宇主要历史功绩是他对中国旅游文化的开拓性贡献。
恒山游记
【原文】十一日,风翳(yì)净尽[风平云散。翳,云雾],澄碧如洗。策杖登岳……[拄着手杖攀登恒山。策,拄着,扶着。岳,这里指恒山],面东而上,土冈浅阜(fù)[低矮的土山],无攀跻(jī)劳[没有爬山的劳累。跻,升,登。]。 
一里,转北,山皆煤炭,不深凿即可得。又一里,则土石皆赤。有虬(qiú)松[盘曲的松树]离立[并立]道旁,亭曰望仙。又三里,则崖石渐起,松影筛阴,是名虎风口。于是[从此。是,代虎风口]石路萦回,始循崖乘峭而上[顺着山崖,借着峭壁,向上攀登。循,顺着,沿着。乘,凭借]。三里,有杰坊[高大的牌坊。杰,高大的样子]曰“朔方[郡名。这里泛指北方]第一山”,内则官廨(xiè) [官署]厨井俱备。坊右东向拾(shì)级[一步一步踩上台阶。拾,放轻脚步往上走]上,崖半为寝宫,宫北为飞石窟,再上则北岳殿也。上负绝壁,下临官廨,殿下云级[很高的台阶]插天,庑[wǔ,堂四面的廊屋]门上下,穹碑森立[高大的石碑密集地竖立着。穹,高。森立,密集的样子]。从殿右上,有石窟,倚而室之[就着改成一间屋子],曰会仙台。台中像[塑造]群仙,环列无隙。余时欲跻(jī)危[高]崖、登绝顶。还[huán,转,绕]过岳殿东,望两崖断处,中垂草莽者千尺,为登顶间(jiàn)道[偏僻的小路],遂解衣攀蹑[niè,踩]而登。二里,出危崖上,仰眺绝顶,犹杰然天半[抬头远看山顶,还突出地悬在半空里。绝顶,极顶,最高点],而满山短树蒙密[茂密],槎枒[chá yā,参差不齐的样子]枯竹,但能钩衣刺领,攀践辄断折,用力虽勤,若堕洪涛,汩汩[gǔ,水流急的样子]不能出。余[我]益鼓勇上,久之棘[jí,酸枣树。这里指有刺的灌木]尽,始登其顶。
时日色澄(chéng)丽[明丽],俯瞰(kàn)山北,崩崖乱坠,杂树密翳(yì)[浓阴遮蔽]。是山土山无树,石山则有。北向俱石,故树皆在北。浑源州[地名]城一方[一座城],即在山麓。北瞰隔山一重,苍茫无际。南惟龙泉[山名],西惟五台[山名],青青与此作伍[呈现出一派青色,跟恒山作伴。此,指恒山]。近则龙山西亘(gèn),支峰东连,若比肩连袂(mèi)[肩并肩,衣袖连衣袖。形容靠得很紧的样子。比,并。袂,衣袖]下扼(è)沙漠者。
既而下西峰,寻前入峡危崖,俯瞰茫茫,不敢下。忽回首东顾,有一人飘摇于上,因复上其处问之,指东南松柏间,望而趋,乃上时寝宫后危崖顶。未几,果得径。南经松柏林,先[先前]从顶上望松柏葱青,如蒜叶草茎,至此则合抱参天,虎风口之松柏,不啻(chì)[不止]百倍之也。从崖隙直下,恰在寝宫之右,即飞石窟也。 

【译文】十一日,天空无云,风也停了,澄碧的天像水洗过一样。我拄着拐杖开始攀登恒山,向东走,一路尽是低矮的土山,没有爬山的辛劳。
走了一里,转向北再走,所见之山都是煤炭,不需要深挖就可得到。又走了一里,山上的土石都呈红色。有盘曲的松树并列路旁,有一座亭叫望仙亭。又走了三里,山崖渐渐高起来,阳光透过松树像过筛一样投下阴影,这里名叫虎风口。从此石路萦绕盘旋,开始了顺着山崖借着峭壁向上攀登。攀了三里,有一座高大的牌坊刻着“朔方第一山”,里面有一间官房,有厨房,有水井。从牌坊的右边向东顺着石阶而上,崖的半腰是寝宫,寝宫的北边是飞石窟,再向上就是北岳殿了。北岳殿上面是绝壁,下面挨着官房,殿下很高的台阶插向云天,廊屋上下,高大的石碑密集地竖着。从殿的右面上去,有石窟,靠着北岳殿构成一间屋子,叫会仙台。台中塑着群仙,四周排列紧密没有空隙。我这时想着从高崖攀援登.亡绝顶。转过北岳殿东,望见高崖裂开的地方,中间悬垂千尺草莽,是登顶的小路。行了二里,出了高崖,抬头远看山顶,还突出地悬在半空里,然而满山的荆棘茂密,参差的树枝和枯竹,只是钩刺衣服,抓住攀踏立即折断,不断地努力,却好像坠人洪流中,没在水里不能出来。我更加鼓足勇气攀登,许久才钻出荆棘,登上峰顶。
这时阳光明亮绚丽,向下看山的北面,山崖崩裂的石块纷纷坠落,各种树浓阴遮蔽。这山的土山没有树,而石山才有树。北边的山坡都是石山,所以树都长在北边。浑源州城,也在山麓。向北看,隔着一重山,苍茫看不到边际。南边是龙泉山,西边是五台山,一片青葱,和恒山为伴。近处是向西延伸的龙山,龙山的东边是它的支峰,好像肩并肩、袖接袖地阻挡着沙漠。
过了一会儿,从峰西下山,寻找先前进入山峡的高崖,俯身看一片茫茫,不敢下。忽然回头向东看,见有一个人在上面飘摇,因而又上到那里问那个人,他指着东南松柏之间,朝着那个方向走,就是上山时所见到的寝宫后面的高崖顶。不一会儿,果然有一条路。经过松柏林,先前从山顶望松柏是一片葱青,好像是蒜叶草茎,到了这里一看却是合抱的参天大树,比虎风口的松柏不止百倍啊。从山崖隙缝直下,恰好到寝宫的右边,就是飞石窟了。
  评论这张
 
阅读(13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