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雪爪鸿泥

一声声,如歌阵队;赐我膀翼,何惧迁徙;蓝天当纸,抒写"人"字.,

 
 
 

日志

 
 

昔阳-建有状元台的县城  

2012-06-14 14:48:44|  分类: 昔阳品论、文章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昔阳
来源: 李肇庆的日志

       在中国,大寨无人不知,但其所在的县城昔阳,知名度相对就小得多了。其实,那也是一座历史悠久、文脉不断的城市呢!

  昔阳旧城位于县城西北高坡之巅。旧城的上城街十字路口往西是旧县衙,衙门口至今保留着一个不足一米高、砖砌的台子。在别的县,很少能见到这样的建筑,这叫“状元台”,只有出过状元的县才有“资格”修这样的台子。

  能出状元的县当然非同一般,所以也许只有昔阳县才有 “迓鼓”这样的非物质文物遗产、才能出中国农民作曲家史掌元这样的人物。

  建筑坐标

  衙门口的状元台

  来昔阳县旅游的,不进县城直奔大寨。偶尔有返程走错路误入县城的游客,也是一脸急切,想早早找到出城的道路,所以能再爬坡光临县衙的游客就更少了。“你不来,并不能证明俺县衙不好,只能说明你知道的太少。”11月9日,记者在昔阳县旧县衙门口听一位昔阳人这样说。

  好多县有文峰塔,那是历史上不出秀才,县太爷着急,寻了看风水的,在县城醒目的位置修筑文峰塔,提振学风。但昔阳县没有修过文峰塔,因为这里有“状元台”。“状元台”可不是你县太爷想修就可以修的,没出过状元,朝廷不允许这样干。“状元台是专供状元使用的下马台,别的县他不敢修,昔阳县衙门口的状元台是因为历史上昔阳人杨云翼曾中状元。”昔阳县史志研究室总编辑刘利国告诉记者。

  杨云翼是跟朱熹同一个时期,而且当时两人还齐名,曾有“南朱北杨”说法,但后人对杨云翼知道的不多。原因是杨云翼中状元后服务于金朝,远不如南宋的朱熹身后荣光。

  有昔阳人在博客中这样解释:“杨云翼出仕金朝,这就注定了他被遗忘的命运。金朝的历史,虽然也构成中国历史的一部分,但相对而言,成不了主流。”

  杨云翼24岁时中状元,开始入朝做官,经历了金章宗、卫绍王、宣宗、哀宗四朝。昔阳县志记载:云翼对外反对穷兵黩武,对内反对横征暴敛祸国殃民。杨云翼还是诗人元好问的老师,但这位老师如今的知名度远不及学生。

  杨云翼中状元是1194年的事情,但昔阳县修县衙是明朝的事儿,到了1389年,晚了195年。始建县衙就敢在衙门口修状元台,原因就是历史上有杨云翼中状元这段历史。“平定也修了个状元台,但平定没出过状元,是因为当时昔阳县归平定州管辖,所以平定沾了昔阳的光。”至今,昔阳人仍对平定也修状元台不太服气。

  跟别处的衙门一样,昔阳旧县衙也是坐北朝南,沿中轴线有大门、仪门、大堂、二堂等等。55岁的赵善元一家住二堂,那是政府分给他家的住房。记者采访时遇到他正抱着孙子在状元台前玩耍,“别看这状元台不起眼,那可是昔阳的骄傲,衙门左右各修一个状元台是为了对称。”赵善元说。

  赵善元一家住二堂,大堂过去是昔阳县城镇幼儿园,“成了危房,幼儿园去年搬走啦。”状元台里侧的墙壁上有儿童绘画,那是幼儿园留下来的“记忆”。“孩子们一天到晚在状元台上玩耍,往后肯定还能出个状元。”赵善元对此深信不疑。

  包括状元台在内,昔阳县衙目前是县级保护文物。

  生活坐标

  油里炸出“水果”

  经常出差到昔阳,经常住昔阳宾馆,所以经常经过昔阳宾馆大门口的一个炸油饼的小摊儿。经过那个摊点后,宾馆里的饭菜就不香了。即使坐在宾馆餐厅里,鼻子里还怀念着门口的香味。

  “门口的油饼真香啊!”记者这样说,旁边的昔阳人一脸纳闷:“门口有炸油饼的?”明白过来,昔阳人会笑着告你:“那是油果,不是油饼,跟你们太原油饼不一样。”这下该记者纳闷了,明明是油饼做法,怎么能叫成“油果”?

  借采访城市坐标这个机会,记者才解开了这个谜团。昔阳县志办一位女工作人员告诉记者:“我也不是本地人,刚来工作时也奇怪昔阳这种叫法。其实跟炸油饼不一样,这里要把面饼炸得鼓起来才行,鼓起来外观上像水果,所以昔阳人就叫油果,吃起来也比油饼香。”

  昔阳人早晚好吃油果,许多吃油果长大的人,在外地见到油果不叫油果,叫油饼,也跟记者初见油果时一样纳闷。县城街巷里一早一晚随处可见水果一样的油饼,此时昔阳县城上空的“主旋律”是炸油果的香味,没有这股味道,仿佛整个县城早晨醒不来,晚上睡不着一样。

  系一条过膝白围裙的李永义是昔阳宾馆门口油果摊主,老李过去在宾馆餐厅的厨房工作,休息后“近水楼台”,在宾馆门口炸起了油果。“太原的油饼远不如俺这里的油果好吃,你们的油条也不行。”老李一边忙活一边说。“必须是上等好面,一斤面七两水,”老李拿起一张油果递给记者,“尝尝。”

  比油饼薄,比油条脆,几乎是入口就化,记者还没有尝到全部味道,一张油果已经下肚。听说自己炸的油果好吃,老李明显在动作上更卖力了。跟炸油条一样,老李先把一团稀软的面平摊在面板上,擀面杖上面一过,老李手里换成了刀。如果是炸油条,是用刀把面切成一条一条的,然后两条捏合一起下油锅。油果是切出一块面,中间再补两刀,但不切断,成油饼状迅速下油锅。因为比油条油饼薄得多,在油锅里只翻一次就被鼓成了水果样子。火猛的时候,油果几乎是随下随上,伴随着更浓的油香味出来。

  老李动作再卖力油果也是供不应求,很快摊前就排起了长队。忙乱中,老李又道出一个秘密:“必须得用葵花油一类的上等油,油还得经常换,卖油果耍不得半点聪明。”

  人物坐标

  迓鼓敲敲打打含杀气

  2008年,昔阳县的迓鼓成为山西省非物质文化遗产。采访之后,记者有种感觉,这里敲锣打鼓的目的不像是欢庆,更像是在作战。

  据昔阳县志记载,迓鼓原来是迎神赛会的一种广场舞蹈,明末清初就在昔阳流传。表演时21人出场,分别执鼓、铙、镲、锣等乐器,边打击边舞蹈,同时排成各种阵势。鼓点抑扬顿挫,阵势千变万化。

  昔阳迓鼓传承地在该县界都乡里安阳沟。寻访这个村的支书,记者就先进了“迷魂阵”。里安阳沟是依山势修建在沟边的山村,记者一路打问,终于到达了支书家,但家里只有支书夫人。她领记者出了窑洞,直走到沟边,然后她喊了一声“翠祥——”。随着一声呼应,沟底另一座农家院里走出来了支书翟翠祥。

  沟上沟下记者跟支书当时的直线距离最多80米,但记者沿沟绕了足足一里路才握到翟支书早已伸出来的手。

  跟支书在一起的还有村里迓鼓队的负责人卜虎旦和郝致功。迓鼓更准确地讲是一种舞蹈,“布阵的舞蹈”,在里安阳沟已经有400多年历史,全是祖辈人言传身教一代一代传下来的,68岁的郝致功说:“最早表演迓鼓还得装扮成水浒里的人物,穿戏装画脸谱,有武松、有鲁智深、有林冲等等,但他们都不使兵器,不是敲鼓就是拍镲,中间有一个领舞人,必须戴红胡子。”戴红胡子的是谁,郝致功不清楚。里安阳沟人祖祖辈辈都这样敲锣打鼓,至于什么意思,“现在没人能弄个明白”。

  如今,21人的迓鼓队伍已经发展到60多人,整个舞蹈下来近20分钟,先后7个阵,分别有三环套二回棱阵、五马破曹六曲阵、七郎射箭八宿阵、老龙盘窝十阵图等等。表演者边走阵边打击乐器,节奏时快时缓,阵脚时收时放。

  每年春节闹红火,昔阳县城里都少不了迓鼓表演。“看一次迓鼓长一岁,所以昔阳人一听到那熟悉的鼓点就激动。”县城里一位长者这样说。

  昔阳迓鼓2008年成为省非物质文化遗产,今年8月份,昔阳人开始为迓鼓申报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

  民俗坐标

  泥土里藏有歌声

  农民作曲家史掌元就出生在迓鼓传承地——里安阳沟。11月9日,记者随村干部登门拜访整整90岁高龄的史掌元老人。

  史老家住沟边。远远就看见史老正在自家院的庄稼地里躬着背锄地,背对我们。村干部使劲喊了两声“姨夫”,史老没反应。这位村干部跟史掌元是亲戚,“姨夫近几年耳朵背了。”

  来史老家之前,记者在里安阳村委会里看到了一张珍贵的照片,是中国文艺工作者第三次代表大会的合影,照片是1960年7月23日照的,最前一排中间是毛泽东、朱德、刘少奇、邓小平,年青的史掌元站在第五排,从左往右数第16个。那年史掌元41岁。

  受父亲影响,史掌元从小就迷上了音乐。1955年,昔阳县文化馆举办了一次群众歌曲训练班,史掌元在训练班上学会了简谱。1960年,史掌元作曲的《唱得幸福落满坡》在全国业余创作歌曲比赛中获一等奖。史掌元1961年被选为中国音乐家协会理事和音协山西分会副主席,任职长达27年。27年里,史掌元一直生活在昔阳的里安阳沟,不挣国家一分钱。

  记者问史老作曲的数量。“两千多首吧,”史老说,“刚刚写了一首,是孙女从网上下载的歌词,叫《科学发展观》,我给作了曲子。”

  史老耳背眼也花得厉害,孙女下载的歌词,是别人读给史老听的,然后他跟着歌词作曲,曲子也是史老说,村里一位会简谱的代笔写下来的,“最上面这张纸上就是(曲子),我看不清了。”史老从一个文件袋里摸索出来一叠纸,抽出来最上面一张给记者看。“看完,你还放最上面,不然过后我找不见了。”史老叮嘱。

  村干部说,里安阳村里就有一支专门唱史掌元歌曲的歌唱队,全是本村农民,史老创作的每首歌曲,总是村里这支歌唱队首次演唱。

  据昔阳县文化馆记载,昔阳的群众歌曲训练班1955年后一年举办一次,除了史掌元,还陆续培养出来史元孩、光丽春、陈福庆、李小怪等一批农民音乐人。

  史掌元是个奇人,原因是他脚下踩着一块神奇的泥土。用锄头松了泥土,仔细听,就会有歌曲飘散出来。

  留心昔阳人说话后,会发现,昔阳人个个都是作曲家。如果只讲两个字,第二个字发音都是向上扬。如果一句话5个字,从第三字开始,昔阳人就往高挑音了。

  天天这样说话,全县不出个中国农民作曲家才是件怪事。

  评论这张
 
阅读(8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