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雪爪鸿泥

一声声,如歌阵队;赐我膀翼,何惧迁徙;蓝天当纸,抒写"人"字.,

 
 
 

日志

 
 

建筑世家马家传奇揭开六百年京皇城秘史  

2012-12-13 10:44:52|  分类: 古建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马旭初:兴隆木厂的第十四代传人建筑世家马家传奇揭开六百年京皇城秘史 - 雁鸣草清 - 雪爪鸿泥


建筑世家马家传奇揭开六百年京皇城秘史 - 雁鸣草清 - 雪爪鸿泥 光绪十三年,清政府重修三海,当时的三海指的就是今天的中海、南海和北海。当年的京城中有八个大的官木厂专门承揽皇家工程的修建,民间号称“八大柜”。而主持这次三海修缮工程的正是八大柜中的首柜——兴隆木厂。
  在修建的过程中,由于国库紧张,一笔三万多两的木料费用便先由兴隆垫付,为此户部还专门立了一张来年再付的欠据,不料几年之后义和团运动爆发,这笔原来在国库里算不了什么的开支便一拖再拖,直到2002年我们看到了这张永远也无法兑付的一纸空文。而它今天的主人正是兴隆木厂的第十四代传人马旭初。对于这张欠据,祖父曾跟马旭初讲,这是他很不容易得来的,它的价值相当于奖品,跟现在的奖状一样重要,所以马旭初他们这一辈从小就知道这张纸的重要性,从来不去摸它动它。
  当年承接建故宫工程的主要有四人: 蒯祥、梁九、马天禄和雷发达。这四位都有档案被记录在册。蒯祥、梁九和雷发达后来都升了官,而马旭初的先祖一直是在经营木厂。马旭初的祖父马绍英老先生参加修皇陵的时候,兴隆木厂进料:青白灰两万二千斤、大新样砖一百五十块、尺二方砖五十块。当时工部把工程项目布置下来, 官木厂承揽做出预算后就去户部领取银两了。马旭初回忆说工程耗资总数他并不清楚,但据当时亲眼目睹从户部往外运银两的壮观场面的老人讲,拉银子的车队,尾在户部(今历史博物馆)头就已经到了兴隆木厂了,而兴隆木厂旧址在今天西四牌楼以西。修建三海工程时情景也差不多。三海工程,兴隆木厂垫付三万两白银,不能向朝廷伸手索要,然而马旭初的祖父成为常务董事,马家得了董事票,于是马旭初他们得以免票游玩,马旭初便把买不起票的同学们都带进去一起玩。
建筑世家马家传奇揭开六百年京皇城秘史 - 雁鸣草清 - 雪爪鸿泥   少年时代马旭初十分爱车,他想学开车,可他当时年纪太小,身量很矮,踩不到油门和刹车,结果他就在脚底绑上厚厚的两块木头,坚持着学会了。 那个时候马旭初父亲也承建了很多的工程,比如雍和宫的牌楼、国子监的牌楼、北海的金鳌玉栋牌楼。还有的工程是整修牌楼,例如把牌楼原有的金丝楠木换成钢筋混凝土。每逢这些时候,马旭初都要去现场观摩、学习。修天坛、东便门角楼等等这些工程时马旭初都在场。
  马旭初的祖父母在汇丰银行为马家的每个男孩都存有美金,作为他们出国留学的费用。而后来马家却只有马旭初一个人没有出去……
    中国有23处世界文化遗产,兴隆木厂就修建了故宫、颐和园、天坛、以及承德避暑山庄4处。除了这4处,北海、颐和园、畅春园、万春园、圆明园……明清两朝几乎所有金碧辉煌的皇家园林宫阙,无一不留下了兴隆木厂施工的痕来修?玉石栏杆什么人来留?”经稚气的童音一唱,隔世的旧京旧影几乎就要显出形来。 

    常年留恋于老北京的古建筑风情,时时被“究竟是什么人修建的老北京城”这个念头困惑着。今年春节过后,随一女友去拜访了一个叫马旭初的古建专家。我自认是个古建筑爱好者,自然对马老刨根问底,关于故宫、关于四合院、关于马氏家族,都被我问个底儿掉。马老不仅解开了我心中的困惑,而且还道出了鲜为人知的营造北京六百年的家族隐秘历史。 

举世罕见的皇家欠据 

    马老已经81岁了,是马家第十四代传人,说起六百年前自己的祖先,掩饰不住的景仰。明朝永乐年间,河北深州工匠马天禄创办了兴隆木厂,把建筑队伍拉进了紫禁城。明朝主持故宫修建的有名有姓的一共四位:蒯祥、阮安、梁九和马天禄。前三人都在完工后加官进爵,独有马天禄没当官,继续办着他的官木厂,修着皇家的殿堂、园林、宗庙、陵寝。 

    “干吗不当官呢?”我问。 

    马老讲起了祖训:当官钱是当年完,买卖钱才万万年。 

    一个匠人竟然要想着万万年的事情,做起工程来该是何等的用心?马家世世代代匠作香火,子子孙孙祖训相传,一传就是十四代人,长达六百年。 

    中国有23处世界文化遗产,兴隆木厂就修建了故宫、颐和园、天坛、以及承德避暑山庄4处。除了这4处,北海、颐和园、畅春园、万春园、圆明园……明清两朝几乎所有金碧辉煌的皇家园林宫阙,无一不留下了兴隆木厂施工的痕迹。 

    马老说,光绪十一年,清政府重修三海,当时的三海指的就是今天的中海、南海和北海。在修建过程中,由于国库紧张,一笔三万多两的木料费用便先由兴隆垫付,为此户部还专门开出了一张日后再付的欠债凭据,这张举世罕见的皇家欠据上写道:“据呈请兴隆木厂商人马德春,请将十一年、十二年两年的筹垫,实银三万两千二百九十四两六钱一分四厘,勿恳请照数赏罚。”这张皇家欠据,随着满清政府被辛亥革命推翻,永远地成为无法兑付的一纸空文。 

    对于这张欠据,马老的祖父曾跟他讲过,这是马家很不容易得来的,虽然它无法兑成现银,但它的价值对于马家而言相当于无价的奖品,所以马老一直珍藏着它。 

一度京城首富的当年盛况 

    马老胆小,古建界老人都知道。我问马老,他家是不是东城首富。马老摇头。我说,那就是京城首富喽?马老吓一跳,说:可别这么说。看到老人不肯承认,我便问他当年京城哪几家有钱?马老答:当时说的八大家好象是仓韩家、梳刘家、钟杨家、盐业银行鲁家、五老胡同查家、西鹤年堂刘家、瑞蚨祥孟家、兴隆马家。 

    我问:同仁堂呢?答:当时还没排进去。我问:马家买卖最大吧?马老想想,说应该吧,光银号就有四个。我问:您解放后捐的是1400多间房,还是1400多处房产?马老说:1400多处产业。魏家胡同快整个胡同了,西单那边有马家头条,马家二条,马家三条,马家四条。东安市场上百家铺面和摊位。还捐过同济堂药店、北京饭店、北京和天津电车公司、自来水公司、启新洋灰公司、开滦煤矿的股份。 

我想,这么多产业加起来不是北京首富,又会是谁呢?。 

    兴隆木厂上户部领银子的场面很能说明当年马家的兴旺。据故宫退休瓦工、原兴隆木厂的老匠作邓久安说,拉银子的骡车队一眼望不到头,头车到了西四牌楼西侧的兴隆木厂,尾车还在今天历史博物馆位置的户部。 

九龙壁上的一条“假龙” 

    马家之所以能积累这么多财富,是与祖训分不开的。马老给我讲了马家代代相传的九龙壁的故事。马老的太老祖,当年修建故宫的九龙壁时,在自家的琉璃制品厂里烧好了彩色绘画的琉璃瓦,连号码都编好了,就等着第二天官家验收了。谁知当天晚上,因匠人干活不小心,将一块琉璃瓦摔个粉碎。太老祖知道大祸临头了,这九条“真龙”明天交不了工,可是满门抄斩的欺君之罪啊!  
    情急之中,太老祖想出了个躲避灾祸的办法,连夜用金丝楠木仿造了一块“琉璃瓦”,汇成颜色一样的加了上去。第二天,官家验收时,并没有发现这九条“真龙”,其中有一条已经做了“假”,马家因此躲过此劫。然而,随着光阴的逝去,这块金丝楠木做成的“琉璃瓦”渐渐褪去了颜色,和整个九龙壁上的材料质地有了明显的区别。幸亏清政府的寿命没有金丝楠木的寿命长,否则,马家是难逃劫数的。 

    这块金丝楠木做的“琉璃瓦”就安在九龙壁上从左到右的第三条龙身的下腹部。这个马家太老祖用命换来的故事,在马家代代相传,它被用来教育马家后代,干活一定要细心,不能有半点马虎,匠人就要凭手艺吃饭。 

北京城不是建出来的 

    《新京报》曾报道说,位于礼士胡同的清朝宰相刘墉宅院的确切位置现在已经是一团迷雾,很多人把129号认定为相府。马老说,不是129号,是现在的礼士胡同小学。书上说吴佩孚住过魏家胡同18号马辉堂花园,马老指着花园南边的楼说,那才是吴佩孚的家,我们是亲戚。 

    书上说的和马老说的,有好多都对不上,渐渐不去对了。“白发宫女在,闲坐说玄宗”,不也挺好吗?走到后海中间的桥,听马老说,这里是汪精卫炸摄政王的地方;走到后门桥,听马老说,这是旧城地势最高点。在西扬威胡同的渝信川菜吃饭时,则详细地听马老讲他祖父、他父亲时代的老北京往事。 

    1930年,当过北洋政府交通总长和内务总长的朱启钤发起了中国营造学社,到1945年,先后有八十名社员,人们通常熟悉的是梁思成和林徽因,马老说他祖父马辉堂也是其中一员。马辉堂修过颐和园、参与过慈禧、慈安和光绪陵的营建。1911年后清帝退位,马辉堂关闭了兴隆木厂。马家在西扬威胡同开起了恒茂木厂。由马老的父亲马增祺(马辉堂长子,上过巴黎大学、剑桥大学和东京帝国大学)经营,下属一百多个分厂。 

    我问:您父亲修过什么呢? 

    马老说:天坛祈年殿,还留下了全套图纸,我都捐给国家了。国子监、北海、中山公园、中南海、东四和西四牌楼、金鳌玉栋桥边的牌楼都修过。金鳌玉栋桥就是现在北海和中南海分界的桥,当年是九孔联拱的石桥,美极了。 

    怎么现在的建筑就没几个好看的呢?与马老的对话,让我悟出:现在叫建筑,把建筑物建起来就完了,过去叫营造,造之前先得“营”,文化、哲学、环境、风水等因素统统谋划一遍。 

    北京城就是“营造”出来的。马老说紫禁城周围八个庙,分别指风、云、雷、雨、雾、露、雪、霜八神,对应的就是宣人庙、凝和庙、普渡寺、真武庙、召显庙、万寿兴隆寺、福佑寺和静默寺。马老说站在景山顶儿,看不到故宫一棵树,可站在太和殿的廊子上,能看整个北京城。我想:这种营造能力,是建筑达不到的。 

    马老说最厉害的是那些匠人哪,大字不识,却能盖出故宫、颐和园这种最好的房来。我们现在,识字的人多了,科学进步了,可哪个建筑能吸引全世界的目光呢?我们那些祖祖辈辈传下来的手艺都快丢光了。 

    马老说故宫屋顶的琉璃瓦怎么就那么金光不褪?不怕风吹日晒?有老祖宗琢磨的配方呵,都是天然矿物质。秘方我早些年已经献了,可现在有多少人在用?费工费料。从前的人给皇上干活,是提着脑袋;给寺庙干活,是希望神灵保佑;给东家干活,又挣钱又要名,不做缺德事,上对得起祖宗神灵,下对得起子孙万代。 

    现在,修我们城市的人还有这种敬畏和诚心吗? 

旧典 

清朝的官木厂 

    在清代八大、四小总共十二家官木厂中,为首的兴隆木厂被称为“领柜”,也被叫做“首柜”。但凡有皇家工程,主管工程的工部就找到兴隆木厂总承包,兴隆把大活再分包给另七家大柜:广丰、宾兴、德利、东天河、西天河、聚源、德祥。院墙、庭院之类小活分给“四小柜”:艺和、祥和、东升、盛祥。 

    清代的官木厂,不同于今天的木器加工厂。明清两朝的官木厂,实际上是一个各个工种配套齐全的施工单位。在各大官木厂中,有瓦、木、土、石、扎、油漆、彩画、糊共八大匠作的头目,每一个“作”代表一个专门的工种和行业。此外,还有擅长于园林叠石的专门人员和观天象、把握施工的开工、完工时间的阴阳先生。 

    厂主,在清代被称作东家。通过各房各柜,东家领导下属各作的头目,而各头目下面又有各自的一班人马和技术工匠,这样一层层领导,总柜拥有最高的权力。(深山)

  评论这张
 
阅读(52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