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雪爪鸿泥

一声声,如歌阵队;赐我膀翼,何惧迁徙;蓝天当纸,抒写"人"字.,

 
 
 

日志

 
 

外甥难忘姥娘亲【原创】  

2010-05-30 17:37:59|  分类: 原创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人常说不养儿不知父母恩,我认为感恩与养儿并无必然联系,只是对心存孝心的子女们在自己也成为父母时,对养儿艰辛和不易的亲身体验后,对养育之恩的更深一步的理解感悟罢了。

   我常常会不经意地怀念我的姥娘,虽然她离开我们已有七个年头。但在我的心中她永远活着,只是再也不能相见。

外甥难忘姥娘亲 - 雁鸣草清 - 雪爪鸿泥

          上图是驴友在我家乡拍的图片,那棵大柳树下就是姥娘的坟头。背靠金狮垴,面对宝盒孤峰(下右侧图中山顶小方石)

外甥难忘姥娘亲 - 雁鸣草清 - 雪爪鸿泥

  2003年11月2日弟弟打来电话说;“二哥,姥娘不在了”

那我这就回去,我说

不用了,昨天已下葬了......

我脑子一片木然,爷爷奶奶去世的早,对于他们只是血脉亲情的概念,但我们兄妹却是姥娘帮母亲一手把我们带大的。姥娘身体不好,却是个手巧精干的人。小时候盼过年一早穿的新衣服,那千层底的布底鞋,鞋帮上绣着老虎,兔子,小鸟,万字。这样的的绣花鞋我们兄妹都穿过。家里没有缝纫机,冬天的棉衣棉裤,衣服上的每块补丁那一个不是姥娘在煤油灯下熬出来的,她的勤劳使我们孩提时代在别人面前多了几份自豪,少了多少自卑无从算起。

    她在我童年的记忆里是比可缺少的组成部分,那时还是农业合作社在我朦胧的记忆里。跟着她在秋天到南占摘一束束鲜红的花椒,到西二占晾圈打枣。那时候是全村的妇女在一起干活是不让带小孩的。在那个物质匮乏的年代,队里分的粮食每年都不够吃吃糠咽菜的一切东西都是大队的。秋天在给队里掰玉米,拾核桃时姥娘担惊骇怕地偷偷给我们装回瘦如兔尾的小嫩玉米,两个光核桃让我们解谗。

在那个年代我相信有许多母亲都做过这样的事,如果用“偷”字我并不为耻。反倒觉的这就是伟大的母爱,直的炫耀的。后来上学只要姥娘有好吃的都会我们留着,自己却舍不的吃。我们吃完便急着跑去玩耍了这是她会笑着说:“外甥是姥娘家的一条狗,吃了往会走”刚上学时我便能讲许多故事同学们很是羡慕,大多是姥娘讲给童年的我的,内容多是狐仙鬼怪,因果报应之类。很小我就跟着她翻山到野狐川,甘泉沟,红泉,走着到李家庄,吴家岩,搭车去冶头,静阳等亲戚家。回姥娘的生身之地龙王占,那是一个建在三层大山上山坳里的小山村,记的有几段路她是跪着爬上去的很难走,但峰回路转的山村,多样的水果树,古井旁的石槽青松,放眼自然呈现在眼前的山水画,你会觉的这就是世外桃源,姥娘说有一处石头长的和锅,碗,瓢,盆一摸一样。连锅台,放筷子的地方都有,说是神仙在此留下的遗迹,我没有亲见到如今都觉的遗憾,而如今那个村早已荒废无人居住了。我很早地了解了村外的世界,并能得到许多亲戚的帮助多是那时打下的基础。

       姥娘一辈子想着别人的多自己的少,平日里晚辈来看她带的东西她从来舍不的吃,不是给我们兄妹吃就是拿着去看望别的老人,不管侄子外甥都记的她的好。村里来了讨吃要饭的她都大方施舍绝不吝啬。

       中学毕业后不管是在平定找工作还是当兵,姥娘都找亲戚求人帮我,她自己的事从不求人很早就把自己去世时的衣服做好了,记的还在我上小学时的一天,她拿了一个用各种颜色花布做的公鸡对我说:“雁,等我死了可千万不要忘了给我把它放在头下,还要在口里含什钱”我记不清楚了那时她并不老也很精神。当时根本就没有想到她会有一天离我们而去。后来我参军离家在外,每次回家她都去拾柴火了,回来后都给我摊个煎饼,变个花样吃个稀罕的,而姥娘真的老了头发班白面容枯瘦,每次外出她都到车站送我,2002年8月我离家时我怕惊动她就先到车站,但姥娘还是知道了她一瘸一拐赶来,又咳嗽,说过的话一会就忘了当时我并不觉的唠叨,姥娘真的老了,我说:“姥娘,回去吧天冷,我都多大了”但她还是反复的嘱咐直到客车离村远去。那次也是她最后一次送我外出了,此后她得病再不能起床行动。03年7月知道姥患偏瘫病了回家一看,我顿时泪流满面她圈曲着身体躺在炕上,显得那么无助,瘦小,干枯

 “姥娘,姥娘,你怎么这样了啊   !这么这样?我哭着说

 “   瘫了,不能动了 ”她一只手颤抖着吃力地说:我再也不能管你们了,小时候可``````

老天啊,你不公,为什么我姥娘善良一生。上侍侯完几个老人,下照顾过多少亲戚小孩。她一辈子与世无争对谁都笑脸面对,你为什么让她得这样的病,折磨她?

      母亲说怪事了,前几天姥娘安的假牙丢了全家人到处找都找不到,后来姥娘又安到嘴里了说是自己下地找到的,她连身都翻不过来怎会自己下地找到呢?有时会说;我二哥从郑州回来看我来了。对于姥娘我们欠的太多永远无法弥补,生前我给她买过几双鞋,钱留下她会遗忘多不花,吃的我买了她放坏了都舍不的吃。记得81年妹妹出生后姥娘忙从郑州赶回家侍侯母亲,一路劳累回来又没人给她做饭吃,她泡了一包姥舅给她路上吃的方便面,我们都没有见过这好吃东西,面没泡好就围着碗谗抢着要吃,那时是多么不懂事啊。但姥娘又是有回报的,母亲端屎倒尿换洗被褥,父亲喂水喂饭,我们兄妹自然是疼爱姥娘的,毕竟是从小把我们带大的。她对我说多亏了父母他们````虽然姥娘已去了另一个世界,但愿她老人家在那个天国里是幸福的,我们永远怀念你。

    (姥娘白氏,昔阳龙王占人。03年11月1日农历十月初八葬于坟垴。电话里东冶头红玉哥说,应该是农历十月初四去世,初六下葬的)。                                                                                                               10年于北京

  评论这张
 
阅读(11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