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雪爪鸿泥

一声声,如歌阵队;赐我膀翼,何惧迁徙;蓝天当纸,抒写"人"字.,

 
 
 

日志

 
 

砍山尖草洼【原创】  

2010-03-07 13:12:45|  分类: 原创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长记少年砍山日暮,尖草洼飞度,驴驹岭羊肠路,红叶秋色不顾,民安沟月下快步,惊起草丛宿兔.

偶的 - 雁鸣草清 - 雪爪鸿泥

  生于大山之中,自然要靠山吃山,但家乡三教河处于三村夹击之中心,山野面积最小,里沙窑山林面积广博,上世纪八十年代砍山买木很是富足,我村驻县城运输公司的客车,总是此村大包小包到县城购物的人多,据说每家大队都给买了熊猫电视,有"小香港"之称,羞煞城里人.

砍山尖草洼【原创】 - 雁鸣草清 - 雪爪鸿泥

   三教河最大的山地也就是尖草洼了,名实不相符.它位于民安沟末端.与驴驹岭接壤,是很高的山.年少时我和弟弟就与父亲到那里砍木头,扛木炭,看那奇山异峰.春天采药,夏天雨后拌木耳.秋天我和弟弟扛木头回来在民安沟摘了好多野葡萄,其叶霜侵而红,子晶黑圆润本是一景.父亲曾在早春时节在山上采回,米心菜,白粮叶,蕨葱等野菜,检回蓝色的野鸟蛋.教我认识那是草药七叶一支花,那是能吃的野果羊奶头.讲离奇的故事,见历山景奇遇.

砍山尖草洼【原创】 - 雁鸣草清 - 雪爪鸿泥

   我看到网上有人提到它,便勾起我许多年少时的记忆,回复了开头那段话.那里的一山一水,一草一木都显的格外亲切.也许是青春不在的缘故,也许是多年离家的缘故,也许是今人再不用受那砍山的苦生活改变的缘故.社会在飞速发展,山村不断萎缩外迁.城市化,一体化,标准化是大势所趋.传统的,多样的,古老的东西越来越少.村里留下老弱病残,年轻人都不想再回到山村,事实上是老人们也不主张我们回去,他们总是说"能在外安家就别回来,过几年我们这山里就没有人了".我常想我们儿时的生活对下一辈来说注定是故事,就是现在回家上山也是一种奢望.没有理由呀!对山里人来说上山不干活游玩那是神经病干的事.那我们的家乡迟早会被遗弃吗?我走过的山会"万径人踪灭"吗?

  即使那样我觉得未尝不是幸事.至少那山还有不同的树木在生长,至少那水还能自由流淌.兽走鸟飞无人惊扰.莺歌燕舞流云欣赏.

砍山尖草洼【原创】 - 雁鸣草清 - 雪爪鸿泥

    希望日益扩大的城市不要长方形的楼林立一样.一样的草坪,一样的花木,一样的假山,一样的喷泉......一样的人群在地铁里蝗虫噪扰.

     欣赏奇异,渴望自由,身在都市,怀念家乡.奇山异水,种种怀想.唉,本想写写那山和少年的趣事.草稿拖了多日不成,今日写来似乎也走了话题.家乡山水总有说不完的话题.

                                                                                                                          2010年3月7日于北京
  评论这张
 
阅读(6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